首 页 > 新闻 > 湖南> 正文

把“金山银山”与“绿水青山”写进课堂PPT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赵颖慧编辑: 陈艺妮时间:2018-03-20 14:12:11

501521479601796.jpgetG潇湘晨报网

全国人大代表、中南林科大林学院副院长李建安。图/记者辜鹏博etG潇湘晨报网

  “我的老家在农村,我从小就和乡亲一起上山砍柴。后来,随着人口膨胀,灌木砍完了,草也割完了,土地裸露。一下雨,土地被雨水侵蚀,导致一系列的生态问题……”谈到自己熟悉的领域,李建安很有感触。他认为,生态环境保护首先要从保护森林植被开始,生态环境治理首先要从恢复森林植被开始。etG潇湘晨报网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国内国际多个场合,以“金山银山”与“绿水青山”的关系来阐述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性。李建安对此十分赞同,并把“两山论”写进了自己上课的PPT。etG潇湘晨报网

  过去54年,李建安从抓住高考机会跳出“农门”,到留在高校担任学术期刊编辑,后转而留学研究经济林领域,再到成为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森林培育学科的教授、博士生导师……对于人生每一个阶段的身份,他都力求做到最好;人生每一个关键节点,也暗暗呼应着改革开放40年来国家的发展方向。etG潇湘晨报网

  3月17日,潇湘晨报专访首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林学院副院长李建安,讲述他的激荡40年。etG潇湘晨报网

  “没有恢复高考,没有今天的我”etG潇湘晨报网

  1980年,李建安16岁,参加高考。etG潇湘晨报网

  “没有当年的恢复高考,肯定没有今天的我。”etG潇湘晨报网

  尽管出生在湖南茶陵农村,小时候的李建安很早就拥有了远大理想,“知道今后自己要做什么样的人,所以抓住了高考这个机会”。etG潇湘晨报网

  1984年,李建安从中南林学院(现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本科毕业后,留校负责科技刊物的编辑工作。etG潇湘晨报网

  “我这个人做一件事就沉进去了。”当学术期刊编辑期间,他用两年时间编写了《文献利用与科技论文写作》教材,还获得了第二届“中国科技期刊青年编辑奖”。etG潇湘晨报网

  1992年,他开始了执教生涯,随着讲授课程的增多,他意识到自己知识架构不足。同时,到上世纪90年代末,李建安渐渐觉察到时代的变化。etG潇湘晨报网

  “1999年,大学开始扩招,国家教育部对学科专业目录进行调整,对大学老师的评价更强调学术创新和学术成果,高等教育开始从精英高等教育向大众化高等教育转变。”etG潇湘晨报网

  李建安感受到这一变化,也对自己提出了新的要求。2000年,他对自己提出了三个目标,“五年内考取博士、出国深造、评上教授”。etG潇湘晨报网

  “育苗成活率”是学生的期末成绩etG潇湘晨报网

  “我真的做到了。”etG潇湘晨报网

  2004年至2005年,李建安在波兰华沙大学植物分子生物学实验室留学,成为当时该实验室第一个东方人。etG潇湘晨报网

  近40岁的李建安又成了一个勤恳的学生,每天与图书馆工作人员同进同出。通过阅读大量研究资料和反复实验,他成功解决了拟南芥悬浮细胞白化技术难题,“我想学点真本事回去。”他说。etG潇湘晨报网

  “经济林生态经营”领域成为他的主攻方向,2006年,他成为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森林培育学科博士生导师、学术带头人,先后主持承担国家级及省部级等各类科研项目20多项,获得省部级科技奖励3项、成果鉴定(认定)7项、良种审定(认定)3个、技术标准3项,发表学术论文60余篇,主编或参编著作或教材8部。etG潇湘晨报网

  2005年回国至今,李建安一直致力于建立南方经济林生态经营和省力化栽培技术体系,力求解决油茶等经济林种植经营带来的水土流失、地力衰退和环境污染等生态问题。etG潇湘晨报网

  “凡是留下的文字材料不允许有差错;每堂课都像第一堂课一样精心准备,紧跟动态;课堂上力求自己不被学生问倒……”李建安不仅对自己要求高,对学生亦然。近年来,他跑遍全国各大经济林产区和各类学术报告会,还要求每一位研究生参加。“只有对领域动态和生产实践有了全面深入的掌握,我才有底气培养出优秀的人才、社会需要的人才。”李建安说。etG潇湘晨报网

  在他办公室窗外,有一块近百平方米的棚地,那是他本科学生的结业成绩单。他留给“经济林良种繁育学”课程学生的作业是;按正规的生产程序,把理论学习融入实践,进行育苗,育苗的最终成活率就是他们的期末成绩。etG潇湘晨报网

  观点etG潇湘晨报网

  食品、空气、生态问题本质都是因为森林被破坏etG潇湘晨报网

  研究过程中,李建安发现,“食品安全问题、空气问题、生态环境问题,本质都是因为森林被破坏了。”etG潇湘晨报网

  他以自己家乡为例,讲述这个恶性循环的过程:“我三四岁时就和老家的人上山砍柴。小学升初中时,灌木砍完了,草也割完了,土地裸露。一下雨,土地被雨水侵蚀,山上马尾松的根都裸露出来,手一掰就可以把树拉倒。山上的泥沙冲到池塘,池塘淤塞;泥沙冲到农田,农田损毁,营养物质被冲走。农民开始加大施肥,肥料又带来危害,以尿素为例,尿素实际上被作物利用的只有百分之三四十,六成的尿素一部分随着水流到了河流和池塘,使水体富营养化,导致蓝藻等藻类爆发;还有一部分尿素排放出氨气,氨气跟空气里的二氧化碳或一氧化碳反应,又加重了雾霾。”etG潇湘晨报网

  “更要命的是,山上树木变少,虫子觅食困难,它只好吃农作物,人们又开始打农药,导致土壤农药污染和食品农药残留。农药需求量增大,大量氮肥厂、磷肥厂、化工厂、农药厂建起来了。钙镁磷肥需要挖矿山,矿山含有重金属,下雨又顺着流到河里……”李建安说,“我们看到的很多环境问题,绝大多数与森林的破坏密切相关。因此我认为生态环境保护首先应从保护森林植被开始,生态环境治理首先要从恢复森林植被开始。”etG潇湘晨报网

  “实际上,经济效益与生态环境不矛盾,产品和生态是可以共存的。在贫困山区发展生态型经济林,推行经济林生态经营,创建‘林园一体化’农林生态产业扶贫模式,实现山区农村生态优良和产业兴旺,这是我现在瞄准的方向。”etG潇湘晨报网

  本报记者赵颖慧etG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