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南> 正文

洪水穿洲、橘子洲清淤,潇湘晨报记者用镜头和文字记录抗洪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王欢编辑: 陈茜时间:2017-07-10 11:59:38
QQ截图20170710130107.jpg
7月3日,潇湘晨报记者李柯夫在长沙县黄兴镇抗洪救援现场采访。图/记者谢长贵
62ac1493gy1fh4zxsc92zj20go0b3q3s.jpgrJw潇湘晨报网
7月2日凌晨,长沙橘子洲,周凌如在齐小腿 深的水里艰难行走。图/记者辜鹏博
 
  洪水穿洲,橘子洲清淤,这或许是长沙此次抗洪中最难忘的场景。
 
  除了坚守的抗洪人员,作为潇湘晨报摄影记者的辜鹏博,也见证了这两个场景,并用镜头永久地记录下来。其中,洪水穿洲的视频在网上的点击率更是超3000万次。
 
  不只是辜鹏博,潇湘晨报大部分记者赶往前线,记录那些或惊险或感动的场景。
 
  本报记者王欢长沙报道
 
  7月2日早上5点34分,一夜暴雨暂时停歇。靠近长沙橘子洲江边的一辆灰色小车里,潇湘晨报摄影记者辜鹏博被闹钟惊醒——一个小时前,他刚从水深过膝的橘子洲头撤离。
 
  辜鹏博从车里起来,用无人机拍了一组全景视频,有灾情,也有抗洪抢险。8点42分,这些视频上传至潇湘晨报官方微博,截至7月9日,点击率已超过3000万次。
 
  这些视频成为展现湖南抗击洪水的一手资料,“湖南暴雨”“湖南加油”“长沙精神”等词成为热词。
 
  从7月1日下午2点到2日晚8点,辜鹏博始终没有离开抗洪一线。他仅仅睡了1个小时。
 
  “再战江湖”
 
  6月29日晚9点,辜鹏博接到同事李柯夫的电话,称接到长沙兴马洲老百姓即将撤离的消息,邀他一起去现场。当时,李柯夫全然没料到,两天后,自己在黄兴镇的老家被淹得只剩屋顶。
 
  辜鹏博二话不说答应了。3岁的儿子知道爸爸要出门,哇哇大哭,辜鹏博去哄他,说爸爸去工作了,“怀宝拜拜”,小家伙连连摇手:“不要拜拜,要哈罗”(辜鹏博每次下班跟儿子打招呼都是‘哈罗’)。
 
  半小时后,辜鹏博和李柯夫在兴马洲汇合。晚上11点,他俩得知兴马洲居民暂不撤离的消息。
 
  只能往回走。30日凌晨1点半,湘江长沙段水位已超警戒水位。在湘江南路,辜鹏博发现几名巡查的村民,经询问得知是天心区南托街道沿江村村民陈长庚和唐建国。借着微弱的灯光,辜鹏博拍下了雨中巡查的一幕。凌晨2点,辜鹏博把照片传回报社。后来,这张名为“湘江守夜人”的照片被刊登在6月30日的潇湘晨报头版。当天,潇湘晨报开设“再战江湖,2017湖南防汛报告”专版,微博设“湖南暴雨”专题,潇湘晨报采编口绝大部分力量投入到抗洪报道中。
 
  水淹橘子洲
 
  7月1日,周六,当天休息的辜鹏博接到采访中心值班主任的电话,称橘子洲淹水严重,需要他和文字记者周凌如马上去现场。
 
  下午2点,下着暴雨,辜鹏博发现新开铺公交站已被淹,菜市场关门,市民骑着共享单车艰难前行,一名交警用垃圾桶守护井盖。这些场景,都被辜鹏博用镜头记录下来。
 
  因长沙多处封路,30分钟的车程用了一个半小时。下午4点,辜鹏博和周凌如抵达橘子洲。早在29日下午,橘子洲宣布闭园。当时景区已停电,到处拉起了警戒线,草地、椅子、人行步道被淹没,水穿过了车行道,偶尔有工作人员开着车,小心翼翼地驶过。公园里面的污水处理厂和电站还有工作人员,因为怕受洪水影响导致周边停电,人没有全部撤离,大家都搬到二楼工作,一楼已经全部被淹。
 
  两名记者从景区管理处得知,橘子洲低洼处,水已经穿洲了。晚上11点,两人决定往橘子洲头走。“没有想到危险,就想着去水更深的地方看看。”事后,说起当时的决定,两人都说不清原因,“可能就是记者的职业冲动吧。”
 
  零点,在潇湘晨报的抗洪报道群里,辜鹏博传来一段视频:周凌如在齐小腿深的水里走路,四周漆黑,除了雨声和蹚水声,一切安静得让人窒息。
 
  此时的辜鹏博,右手拿着手机,左手抓着相机,肩上扛着三脚架,背着逾30斤的背包,手机电筒的光亮照在周凌如的脚下。这个细节让周凌如很感动,“在最危险的时刻,他敬业,心里还是想着别人”。
 
  穿越与守护
 
  7月2日凌晨1点,依旧是暴雨,那一晚,不少长沙人都没怎么睡着。
 
  伴随着数道闪电,辜鹏博和周凌如在水深过膝的橘子洲上艰难穿行。害怕吗?辜鹏博说,“其实也害怕,怕蛇,也怕雷电。”地图显示,距毛泽东雕像还有1.8公里,而时间已过去2个小时。辜鹏博有些懊恼:为什么走得这么慢?当时,他的两只脚已磨破了皮,还有点渗血,钻心疼。
 
  凌晨2点,一直坐镇指挥抗洪报道的潇湘晨报总编辑伍洪涛给周凌如打来了电话,叮嘱他们注意安全,“危险的地方不要去了。”
 
  “还走不走?”周凌如问。辜鹏博看一眼地图,还有1.2公里,他说:走。
 
  十分钟后,一道巨大的闪电划破天际,他俩都被吓得一愣。此时,辜鹏博的电话响了,是妻子打过来的。电话中,妻子有些生气问为什么还不回来,“孩子刚刚做噩梦了,一直哭喊着爸爸快回家。”听到3岁儿子的哭喊声,辜鹏博“心头一紧”,“当时我犹豫了。”
 
  2011年,辜鹏博进入潇湘晨报。当年是潇湘晨报创刊10周年,报社出了一套书,摄影这一部分的书名叫《焦虑的食指》,意思是“任何时候,摄影记者都是焦虑的,因为他们总想着按下快门”。做记者6年,辜鹏博一直忘不了这句话。
 
  走还是不走?“就像扔硬币,内心其实已有了答案。”辜鹏博和周凌如还是决定继续往前。
 
  凌晨3点,潇湘晨报图片编辑王旻给辜鹏博打来电话,要他赶紧找地方把照片传回来,报纸已经等不及。
 
  雨还在下,辜鹏博下狠心掉头。回程中,他们遇到了巡查的工作人员段建武,当时段建武刚从污水处理站回来,他已两晚没有合眼。2日当天的潇湘晨报,段建武的照片和其他抗洪救灾的图片一起,出现在报纸头版。
 
  一个通宵换来的航拍视频
 
  凌晨3点,暴雨暂时停歇。国家电网的工作人员进入园内检修电路,辜鹏博和周凌如又随着他们进入园区。4点,辜鹏博送身体不适的周凌如回家。随后,浑身湿透的他再次回到湘江边,脱了衣服、鞋子,定了闹钟,准备在车内小睡一会。
 
  为什么没有回家?辜鹏博说,“往回走时,发现水涨了六七公分,很多地方洪水已经穿洲。作为媒体,应该第一时间向大家告知情况。”早上5点34分,辜鹏博被闹钟叫醒,他拿起无人机,开始航拍橘子洲的全景。
 
  随后,潇湘晨报官方微博发布了这个记录洪水穿洲的视频。看到视频,长沙市民有些震惊,一夜醒来,长沙的地标——橘子洲已被洪水穿洲。很快,全国开始关注湖南水情,他们转发视频,声援湖南。对于辜鹏博来说,一夜坚守,换来媒体人最大的回报。
 
  一场自上而下的抗洪救灾战斗已经开始。在湖南,在长沙,无论你在哪里,都能看到相似的情景。报纸上的文章说:湖南(长沙)万众一心,众志成城。
 
  “他回到了以前”
 
  拍下视频后,辜鹏博从橘子洲回到报社,发现大部分记者都被派到各个抗洪现场。来不及休息,辜鹏博又被派往出现险情的西湖路口。
 
  在人民路,辜鹏博用镜头记录了长沙民众与武警官兵一起绑沙袋的情景。“简直被感动得全身发麻。”辜鹏博说,当时自己想放下相机,跟着他们一起呐喊,加入到扛沙袋的队伍中。
 
  2日晚上8点,满身泥巴、一脸憔悴的辜鹏博再次回到报社。从1日下午2点到此刻,他只睡了一小时,给报社传回400多张照片。
 
  当天,辜鹏博发了一条朋友圈,说“在水里走太远,才知道走在平地是多么幸福”。
 
  7月5日,橘子洲清淤。辜鹏博从上午8点一直守到下午5点。看到渐渐恢复原貌的橘子洲时,辜鹏博内心被触动。他说,“橘子洲就像一个人,历经灾难时一直奋力自救。现在,他终于露出笑脸,又回到了以前。”
 
  6日,长沙晴。橘子洲“洗把脸再迎客”的照片出现在潇湘晨报头版,这应该是几天来最好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