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南> 正文

因公殉职老局长住了近10年30平米宿舍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吴和健编辑: 陈茜时间:2017-06-21 11:27:38

4691497981970281.jpgKYJ潇湘晨报网

2017年1月24日,黄小兵(左一)到蓝山县塔峰镇西埠头村走访慰问特困家庭。图/通讯员李先志KYJ潇湘晨报网

  “我活了几十年,从来没见过这(阵式)。”时隔4个月,回忆起今年2月18日的那场出殡,永州蓝山县新建路一百货店的老板陈冬仍记忆犹新。KYJ潇湘晨报网

  那天,蓝山县九峰殡仪馆到东方大道两旁,挤满了人,他们都是来送别在县里工作了近10年,最终倒在岗位上的县委原常委、原政法委书记黄小兵。KYJ潇湘晨报网

  今年2月16日上午,身体不适的黄小兵在服药后,仍然坚持参加蓝山县委务虚工作会。下午,原本应在会上发言的他没有准时到会,待工作人员感到异常,找到其宿舍后,才发现不足50岁的黄小兵因积劳成疾,心脏病突发骤然离世。KYJ潇湘晨报网

  6月16日,距黄小兵因公殉职已有4个月。黄小兵在蓝山的点滴,仍让人感怀不已。            本报记者吴和健通讯员李先志永州报道KYJ潇湘晨报网

  市民眼里 见过一次就不会忘掉的好人KYJ潇湘晨报网

  “药瓶的盖子还没拧开,人倒在了床头。”6月16日,黄小兵的司机盘福生说,黄小兵去世的消息传出后,上至县里领导,下至街边小贩,很多市民都自发前往殡仪馆吊唁。黄小兵是江华瑶族自治县人,作为外调干部,能够得到蓝山人民的敬重,“我是头一回见”。KYJ潇湘晨报网

  自2007年黄小兵从永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调到蓝山县公安局后,前8年都是县公安局主要领导,后两年黄小兵已调任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但当地人还是习惯称黄小兵为黄局长。“他(黄小兵)是个好人。”6月16日上午,当地居民杨冬嫦告诉记者,自己以卖小菜为生,因家庭困难申请救助,但多次打报告都没有得到处理。KYJ潇湘晨报网

  “有次我跑到县公安局去,没想到他特别热情地接待我。”杨冬嫦称,令她没想到的是,次年春节前,自己意外接到黄小兵的电话,说让她去领取一些过年物资。“我就见过黄局长一次,但我不会忘记他。”杨冬嫦说,黄小兵出殡那天,她在大街上边走边哭。KYJ潇湘晨报网

  黄小兵爱人郑文萍也跟记者说起一些小事。“可能看我们穿孝服,卖早餐的老板一听说是黄小兵的家属,就不收我们的钱,怎么给他都不收。”郑文萍回忆,前去蓝山给黄小兵收殓的第二天,她与姐姐等人去街边买包子,但店铺老板却死活不愿收她的钱。KYJ潇湘晨报网

  同事心中 住了近10年单身宿舍的领导KYJ潇湘晨报网

  6月16日,记者来到黄小兵位于蓝山县政府大院的单身宿舍。这是一栋上世纪80年代的建筑,两层联排房屋,一楼当食堂和办公,二楼是黄小兵的宿舍。“以前还有外调干部住,后来基本只有黄书记一个人住。”盘福生说。KYJ潇湘晨报网

  一室一厅的房间,不足30平米,除了一套沙发、行军床和老式电视机,厨房里只有一套单锅煤气灶和几罐坛子菜。“他经常是煮点面,就着坛子菜解决一餐。”盘福生告诉记者,近10年来,黄小兵一直住在这个单身宿舍。记者发现,窄小的卧室摆着一张老旧的床,床上的席梦思床垫颜色发暗。“那张床早就散架了。”郑文萍称,她曾私下埋怨过黄小兵,但黄小兵说他已修好了,“他安慰我,说楼下就是食堂,方便。”KYJ潇湘晨报网

  在盘福生眼里,黄小兵是个把工作放在首位的人。“他常年随身带着救心丸。”盘福生介绍,自己后来才知道黄小兵有较严重的心脏病,经常劝黄小兵早点入院治疗,但黄小兵总说工作忙,等忙完以后再去医院也不迟,“谁也没想到,他突然就离开了。”KYJ潇湘晨报网

  记者获悉,黄小兵主管、主持蓝山公安、政法工作近10年中,蓝山县政法队伍涌现出一大批全国和省、市先进典型,综治民调从全省倒数第一跃居全省第一方阵,组织侦破各类刑事案件1200余起,重特大案件100余起,连续10年实现命案全破,其主管和包案的重大信访件,没有发生一起越级上访,没有发生一起过激事件。同时,黄小兵在蓝山任职期间,从来没有他个人生活的流言蜚语,从来没有针对他个人的信访举报,以及他个人廉洁自律方面的举报。KYJ潇湘晨报网

  家属遗憾 “他本答应陪我过个生日的”KYJ潇湘晨报网

  在蓝山工作的十年间,黄小兵没有在家过一个中秋节,其中有七年的大年夜都是在工作岗位上度过的。KYJ潇湘晨报网

  “其实,我们早就习惯了。”6月16日,黄小兵家人告诉记者,自从黄小兵调任蓝山后,家里人早已习惯黄小兵不在家的日子。KYJ潇湘晨报网

  黄小兵母亲告诉记者,黄小兵兄弟三人,他排行老二,自己丈夫是军人出身,自己从事党务工作,兄弟三人从小在传统的家庭氛围中长大,参加工作后,“凡事以工作为重”成了家训,黄小兵也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从基层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只是没想到,大家从聚少离多变成了永别。KYJ潇湘晨报网

  “我父亲动手术,他也是一个电话就被叫走了。”黄小兵妻姐称,当时作为女婿的黄小兵本想尽孝心守在身边,但还是因为工作匆匆离开,“越是逢年过节,我们就越是难见到黄小兵”。KYJ潇湘晨报网

  “他(黄小兵)心里都明白,也有愧疚,但总是埋在心里。”黄母称,因为老伴老年痴呆,黄小兵只要回家,总是会扶着爸爸散步、洗澡。黄小兵身体一直很好,只是近两年才听说身体有点不舒服,但每次细问,黄小兵总是大大咧咧地表示没事。“他是累垮了。”黄母忍不住叹了口气。KYJ潇湘晨报网

  “生活上,他其实是个很枯燥的人。”郑文萍说,她跟黄小兵结婚25年,黄小兵从没有给她过过生日,也没有买过礼物。印象比较深的是,女儿3岁生日时,黄小兵曾给女儿买过一个电动玩具,之后,自己留在永州工作,黄小兵去了150多公里外的蓝山,就聚少离多了。KYJ潇湘晨报网

  至于心中是否有委屈,郑文萍沉吟片刻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嘛”。这些年来,没有怨言是假的,但丈夫是真忙,慢慢就习惯了。KYJ潇湘晨报网

  今年8月,是郑文萍和黄小兵50岁的生日。家里的兄弟姊妹商量,准备给夫妻俩一起好好过个生日,但黄小兵的突然离去,让他们的愿望又化成泡影。“他都答应了要好好陪我过一个生日的。”郑文萍说着说着,摇头不再言语。KYJ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