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南> 正文

微博上晒出手写信,寻找资助她的黄振德老人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骆一歌编辑: 丁蓉时间:2017-03-30 09:30:01

46c潇湘晨报网

  ◀在微博上晒出手写信,寻找黄振德老人的付西梅。 微博图片46c潇湘晨报网

  记者骆一歌长沙报道46c潇湘晨报网

  “您老人家是我生命中的恩人与贵人,我得去报答。”3月29日,付西梅在微博上发出一张自己手写信的照片,尽管只有小学文化,信纸上付西梅的字体依然清秀,满满一页都是对老人的感谢。46c潇湘晨报网

  二十几年前,家境贫寒的付西梅即将辍学,是一名叫黄振德的83岁老人伸出援手,资助她读完了小学,但上初中后,学费便断了,付西梅推测老人可能已经离世。如今,35岁的付西梅成了家,在北京工作,近年来,她从未停止过寻找老人,在她看来,“哪怕找到的只是坟墓,我也要喊一声——爷爷,我来看您了……”46c潇湘晨报网

  一篇受到关注的作文46c潇湘晨报网

  文章中“惨兮兮”的童年触动了老人46c潇湘晨报网

  付西梅1982年出生在祁东县灵官镇,在她很小的时候,家中就遭遇了变故。“两岁那年,父亲去世,母亲不久之后改嫁了,”她回忆,那时候继父对自己不太好,“比如吃饭吃多了会给脸色,夹菜的时候会被打手之类的……这种事太多了。”考虑到如果没有自己的存在,母亲与继父的关系能更加融洽,付西梅与两个姐姐选择留在生父留下的老房子里生活。46c潇湘晨报网

  “其实我能理解(继父),毕竟不是亲生的,而且三个小孩确实有点多,大家都不容易。”与母亲和继父分开后,姐妹三人开始了“被放养”的生活,“母亲时不时会送些大米过来,学费靠她一人砍柴和挖药材勉强维持”。46c潇湘晨报网

  尽管有了母亲的接济,姐妹三人的生活还是过得相当艰难。付西梅的大姐从来没有上过学,二姐读到小学三年级就没有再继续了,而付西梅自己也在小学三年级时,面临即将辍学的困境。46c潇湘晨报网

  偶然一次,语文课上,老师布置了一篇命题作文,题目是《我的妈妈》。这是付西梅人生中写的第一篇作文,她仔细地将自己童年时的经历写了下来,“我记得那篇文章写得惨兮兮的,”付西梅自我调侃道,当被要求回忆其中的字句时,她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反正是怎么惨怎么来吧。”46c潇湘晨报网

  就是这样一篇“惨兮兮”的作文,成为了付西梅命运的转折点。文章受到了广泛关注,当时学校里共有两个“希望工程”的名额,付西梅就是其中一个。正在付西梅打算辍学之际,她突然接到了校长的通知,说有人通过“希望工程”看到了自己的故事,愿意资助她继续上学。46c潇湘晨报网

  一位伸出援手的老人46c潇湘晨报网

  当年共资助800多元,是他教会我感恩46c潇湘晨报网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去村里的邮局领钱成为了付西梅的生活常态,“每次都非常准时,开学之前钱必然会寄过来。”除了钱,付西梅偶尔还会收到资助人寄来的信。她从信中得知,这是一位已经83岁高龄的老人,名叫黄振德,来自长沙。“除了这些,关于他的任何信息我都不记得了。”46c潇湘晨报网

  付西梅回忆,在信中,黄振德会跟自己聊生活中的琐事,也会嘘寒问暖,“更多的时候,他教我要善良、感恩。”付西梅清楚地记得,黄振德告诉她人生不可以单单是为自己而活,“更重要的是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46c潇湘晨报网

  出于好奇与感恩,付西梅多次试图打听与黄振德相关的信息,但对方一直守口如瓶,几乎什么都没问出来。“他的字写得很好看,苍劲有力,而且说话也很有水平的样子,我猜他应该是从事跟教育有关的工作。”46c潇湘晨报网

  这样不愁学费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初一。“开学的时候我等了很久,学费没有像往常一样早早打来。”就这样,14岁的付西梅再次失去经济来源,不得不辍学,小学毕业的她成为了三姊妹中学历最高的人。“我猜他可能是去世了,”付西梅算了算,“那几年,他一共资助了800多元,在那个年代已经很多了。”46c潇湘晨报网

  辍学后的付西梅开始辗转到广东、广西、云南、北京等地打工,“一句话概括,我什么都做过了。”她被表哥带到了广州一家皮鞋厂,“但那家工厂没有要我,他们嫌我小。”初来乍到的付西梅意识到,自己的年龄还没到参加工作的标准,自己要想活下来必须“打黑工”。之后,她拿着大姐的身份证去了一家小电子厂,每天的工资是8元钱,工作前两个月都没有发工资,直到第三个月才发了96块。46c潇湘晨报网

  打拼到16岁,付西梅终于存够了一些钱,她决定回去重新读书,“我成绩很好的,不读书可惜了。”可才读了不久,为了照顾两个妹妹而放弃了上学机会的大姐突然患癌去世。听闻噩耗,她伤心之余,决定再次南下广东,“而且我妈妈后来又生了两个妹妹,我想再去工作送她们两个读书。”46c潇湘晨报网

  母亲与继父二人无力供养自己的女儿,而且不久后继父也去世了,付西梅便揽下了供养妹妹读书的重任,“送妹妹读书是孝顺妈妈的另一种方式,而且黄爷爷说过,要帮助有需要的人。”目前,其中一个妹妹已经大学毕业,当了美术老师。46c潇湘晨报网

  一份坚持多年的心愿46c潇湘晨报网

  如果他还活着,自己能当面说一声谢谢46c潇湘晨报网

  在外打工的日子有多苦,付西梅这样形容:“最穷的时候一个馒头都能分两次吃。”但即使如此,她也从未放弃过寻找黄振德老人。46c潇湘晨报网

  打工间隙,她曾多次来到长沙,试图打听有关黄振德的消息。她来到长沙雨花区、芙蓉区等地开始四处分发寻人启事的传单。但传单上的大部分内容都是感谢黄振德的帮助之恩,并没有更多关于他本人的信息,“除了他是长沙人之外,我几乎什么都不知道。”46c潇湘晨报网

  除了街头发传单,在那个QQ盛行的年代,付西梅还添加了无数个位于长沙的QQ群,试图通过这种大海捞针的方法,能找到黄振德或者引起他后辈亲人们的注意。“我用的方法非常原始,但这也是没有办法了。”46c潇湘晨报网

  在一次回老家时,付西梅发现自己小时候所住的老房子因为年久失修,已经倒塌了,这时她才想起,这里还放着与黄振德联系的唯一凭证——两人的书信,就这样,唯一可能有价值的线索也断了。“最可悲的是,我当时没有记下他的寄信地址。”她有些懊恼地说,如果能记住多点信息,自己也不至于这么多年都没能找到他,毫无头绪的寻找让她感到非常迷茫。46c潇湘晨报网

  付西梅说,随着年龄的增长,找到老人的愿望日益强烈。由于黄振德帮助她的时候已经83岁了,这么多年过去,他今年应该106岁,也许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46c潇湘晨报网

  付西梅设想,最好的情况就是老人家还活着,自己能在他有生之年当面说一声谢谢,再不济,能去他的坟上送上一束花也行,“我希望能够找到老人的家人,如果他们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我一定竭尽全力。”付西梅表示,自己仍然会继续寻找下去,“感觉这一生若没能见他一眼,我会认为此生未完成。”46c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