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南> 正文

66岁的许双华守护铁道缺口近10年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骆一歌编辑: 丁蓉时间:2016-12-30 10:36:06

 记者骆一歌长沙报道eYV潇湘晨报网

  大约每隔几分钟,京广铁路大托铺至易家湾段就会经过一辆列车,震耳欲聋的呼啸声之后便是一阵寂静,接着又是新一轮的巨响……一天之间,喧闹与孤独的巨大反差要上演无数次。eYV潇湘晨报网

  在这个区间,两旁的铁丝围栏中有一个被打开的铁道口,这里每天都会有人从此横穿铁路。eYV潇湘晨报网

  铁道口看守员许双华在这里守护了近十年。这位66岁的老太太,让不少人佩服,也让一些人害怕:劝阻路人尤其是小孩子时,她会用上“狮吼功”。eYV潇湘晨报网

  有点凶的老太太eYV潇湘晨报网

  冲到道口旁,把学生“骂”回来eYV潇湘晨报网

  京广铁路贯穿南北,它的两端被铁丝网封闭起来。在湖南科技职业学院的后方,有一处开口,附近居民几乎都在此通过。eYV潇湘晨报网

  为了防止危险发生,打开的口子需要有人看守。在这个地方守护了近十年的是许双华。“我们这段是条主路,附近还有个学校。”许双华曾经听说过一个传闻:“很多年前,三个学生穿铁路,没注意安全一下子轧死了两个呢。”她有些心有余悸。eYV潇湘晨报网

  每年开学的时候,是许双华比较“闹心”的时候。新学期伊始,不少学生喜欢到铁轨上拍照。“可能觉得在铁轨上拍照是件新奇的事吧。”许双华的儿子莫志明推测。eYV潇湘晨报网

  学生们在铁轨上变换拍照姿势,常常忘了自己身在铁轨中央。如今听人说话都有点费劲的许双华,依然能敏感地预感到列车驶来的声音。她会冲到道口旁,用高分贝的声音冲拍照的学生大喊:“要不要命了?这里是铁路!”一下子将学生“骂”出来。eYV潇湘晨报网

  “大部分还算懂事,有些不听话的啊……”她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模仿起孩子的口吻:“娭毑,我们晓得轻重咧!”许双华说起这个有些愤愤不平,“他们晓得莫子,晓得了就不会在铁轨里面待这么久!”eYV潇湘晨报网

  因为好奇进入轨道的小孩子,确实是许双华最担心的人。“小孩我根本不会让他们靠近铁轨。”一旦听到铁轨附近出现小孩的声音,许双华会第一时间从小屋子里出来,施展“狮吼功”,把小孩子“吓”离轨道才会安心进屋。eYV潇湘晨报网

  许双华在这里看守了将近十年,几乎完全掌握了附近居民和学生的行动规律。莫志明说,在铁路还没有实现全封闭状态时,曾经发生过不少事故,所以对铁路安全早有防范。“在她看守的这十年,这里从来没有出现过安全事故。”eYV潇湘晨报网

  孤独的“老职工”eYV潇湘晨报网

  儿子最初不支持,这工作太孤独了eYV潇湘晨报网

  已经66岁的许双华,记忆力大不如前,但能清楚记得自己成为铁道口看守员的日子。eYV潇湘晨报网

  许双华的家离京广铁路只有几步之遥。铁路修缮时,维修工人经常把工具等暂时放在他们家,偶尔也会借住一晚。久而久之,铁路系统的职工对她也就熟悉了起来。2007年5月11日,许双华被广铁集团长沙工务段(以下简称“工务段”)聘请为道口看守员。刚开始的时候,她能每月收入500元,这两年涨到了1000元左右。eYV潇湘晨报网

  这一守,就是将近10年。eYV潇湘晨报网

  “又有车要来了。”坐在屋内的许双华笃定地预言。果不其然,不出5秒,就传来了一声悠长的鸣笛声,列车的声音从远处飘来,在经过她家的时候分贝达到峰值,接着声音慢慢散去,又恢复了宁静。eYV潇湘晨报网

  “好吵。”一名路人感叹。许双华却是一脸司空见惯的平静,她说不出是如何判断列车什么时候来的,“听得多了,也就能掌握路数了。”eYV潇湘晨报网

  根据广铁集团长沙工务段的规定,许双华上班的时间为每天上午的10点至11点,下午4点至5点。但是她真正的工作时间远远不止这两个小时,有事没事就会出来看几眼,“反正我就住在这里,看一眼也方便。”eYV潇湘晨报网

  这份工作的孤独和不易,许双华的儿子莫志明是有亲身体验的。今年7月,许双华血压升高,需要静养一段时间。莫志明好说歹说,直到答应替老人家代两个星期的班她才同意去住院。代班的第一天莫志明就吃不消了:“真没想到铁道边上有这么热啊,只怕有50度了!”莫志明说,铁轨旁的高温连自己都受不了,不知道老人家是怎么忍受下来的。eYV潇湘晨报网

  因为许双华的工作时间正好是村里人的吃饭与下班时间,村里人很少见到她。大家请她吃饭她也基本不去。eYV潇湘晨报网

  “这份工作太孤独了,我们一开始并不支持她做这个。”近日,莫志明将自己的门店迁到了离家只有5分钟路程的地方,希望能时不时回家看看母亲。“我看电视上说,孤独感对老人的身体健康不好。”eYV潇湘晨报网

  许双华“几乎没有个人爱好”。莫志明原本想劝老太太戒烟,之后放弃了这个打算,“随她去吧,否则真的太没意思了。”eYV潇湘晨报网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许双华听人说话时,眼神专注而略显吃力。“本来老人家的听力就在下降,每天听火车声,就更严重了。”eYV潇湘晨报网

  虽然如此,老人家依然能准确判断出列车到来的时间。eYV潇湘晨报网

  终将取消的岗位eYV潇湘晨报网

  管它呢,先做好手头的事吧eYV潇湘晨报网

  工务段安调科相关负责人易楷介绍,京广铁路长沙至株洲段只有2个人工“道口员”,许双华就是其中一个。eYV潇湘晨报网

  易楷说,由于监管难度大,口子一直开着会有安全隐患,于是便临时聘用附近居民作为“道口”的守护者。许双华因为住在铁路边,之前在铁道维修工眼中有不错的口碑,就被选为该路段的临时“道口员”。eYV潇湘晨报网

  “道口员”的工作条件有些恶劣:铁轨边温度极高、声响大,看守的时候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打发时间。“没办法啊!”许双华语气欣慰地描述自己的工作状态。eYV潇湘晨报网

  “可能她们那个年代的人做事都特别执着吧。”莫志明说,工务段的工作人员对许双华的评价也无一例外都是“很负责任”。eYV潇湘晨报网

  许双华的这个岗位迟早会被取消。易楷说,今后许双华所看守的铁道开口可能会被封起来,“我们计划在这附近修建其他的通行设施,比如涵洞、人行天桥等。”许双华对这件事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没人通知过我,我也不确定它什么时候封起来。”老太太说,还没想过以后会怎么样,“管它呢,先做好手头的事吧。”eYV潇湘晨报网

  12月29日下午,两名学生正准备穿过铁轨。他俩在铁轨旁打量了几眼,看到了一个正准备要高分贝“警告”的老太太,于是两人默默沿平行的道路离开了。eYV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