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南> 正文

在长沙,他们接触过的艾滋病人们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潇湘晨报XX玩乐团编辑: 丁蓉时间:2016-12-01 12:38:07
老周在电话那头问小雨的第一句话是“感染了HIV,我还能活多久。”7xa潇湘晨报网
他是小雨接触到的第356个艾滋病人。小雨是防艾公益组织“左岸彩虹工作室”的成员,他接触到的每一个自愿来检测HIV的人都不愿意去疾控中心。
因为,一旦踏进疾控中心大门,在心理上就多了一个身份认同的压力,不管确诊与否。在中国,感染上乙肝和艾滋病毒,都将成为一个人终生的秘密。
Screenshot_2016-12-01-12-22-07_副本.jpg
7xa潇湘晨报网
左岸彩虹工作室
“艾滋病是乙类传染疾病,只要配合治疗,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将近半个小时的通话,老周记住了小雨的这句话。挂掉电话后,他全身发抖,像刚从冰窖拎出来一样。老周起身去浴室,准备洗个热水澡,他想“要是热水可以把病毒烫死就好了”。7xa潇湘晨报网
 7xa潇湘晨报网
“完了,一切都完了……一向不信神佛的自己,此时却拼命向上天乞求,菩萨、佛祖、上帝啊!求你多给我一点时间,只要能让我给爸妈养老送终,我什么都愿意给!再多20年,不,再多10年也好!”这是一个艾滋病感染者告诉感染性疾病专业博士夏安刚确诊时的心理活动。7xa潇湘晨报网
 7xa潇湘晨报网
很正常的情绪起伏,每个人得知生命倒计时已经启动后都会恐慌。小雨面对老周的恐慌,给予了恰到的安抚。曾经小雨面对一个高瘦的年轻男患者的不知所措,令他耿耿于心。
7xa潇湘晨报网
小雨记下长沙市疾控几个月内男男检测和初筛阳性比例。
Screenshot_2016-12-01-12-22-16_副本.jpg
2015年的某个下午,小雨与一个大学生模样的男人在快检房等结果,小雨随手打开了桌上的收音机想缓解气氛。7xa潇湘晨报网
 7xa潇湘晨报网
两首歌的时间,HIV试纸的框框里出现了很明显的两条红线,经过对方检测咨询前的同意,小雨告诉他:“初筛结果是阳性。”7xa潇湘晨报网
 7xa潇湘晨报网
话才刚落,电台里就传来刘若英唱的“我想我会一辈子孤单”。歌声响起,小雨都不知道怎么安慰那个男人。等他走后,小雨像平时一样,分享了一条微信链接给对方,里面的内容是“艾滋病的诊疗及注意事项”。最后还加了一句“随时保持联系”。7xa潇湘晨报网
 7xa潇湘晨报网
这个男人再也没有联系过小雨,他的选择是大部分患者的选择,消失在知道自己秘密的人的生活里。也有例外,老周就是。7xa潇湘晨报网
 7xa潇湘晨报网
老周告诉了小雨,自己患上艾滋的前因后果。
Screenshot_2016-12-01-12-22-25_副本.jpg7xa潇湘晨报网
小雨记录的邵阳市HIV检测人员信息
2004年,老周跟老婆相识结婚,在沱江边经营一家旅店。2015年,老周因为生二胎的问题与老婆发生了矛盾,他一气之下跑到深圳打工,家里生意丢给了老婆。7xa潇湘晨报网
 7xa潇湘晨报网
有时候工作结束,老周独自躺在床上还是会寂寞,毕竟人都是有欲望的。偶然的,一个老乡给了老周一个号码。7xa潇湘晨报网
 7xa潇湘晨报网
“你发的我什么东西?”7xa潇湘晨报网
“肯定是帮你解决大问题的东西啦。”7xa潇湘晨报网
“这未必靠得住呀?”7xa潇湘晨报网
“我跟你讲,绝对可以,我亲自验证过”。其实老周早就知道这个号码的含义。
老周拨通那个号码,电话里是一个广东口音的中年男人,老周正纳闷的时候。对方问道:“是过夜还是快餐?过夜1200,快餐800,想要模特另外加1500。”7xa潇湘晨报网
 7xa潇湘晨报网
第一次老周决定从最基本的开始,“800的就可以。”告诉了对方地址,一个小时不到,门被敲响。那个女人的长相对于老周是模糊的。完事后,女人还要老周多给了100块的“上门服务费”。之后,一有需求,老周都会拨打那个号码。7xa潇湘晨报网
 7xa潇湘晨报网
“出事”是老周早料到的结局,他以为也就是个性病,“怎么可能是艾滋呢”。
 
Screenshot_2016-12-01-12-22-36_副本.jpg
7xa潇湘晨报网
河南驻马店附近。2007年,河南驻马店上蔡县因艾滋病而出名。以上蔡为代表的河南省艾滋病疫情,主要是因1990年左右不规范采供血造成交叉感染所致。<来源:知乎>
老周与小雨接触的检测人群还有一点不同,一般来找小雨做HIV检测的都是男同性恋。因为男同性恋对于艾滋病的认知相对开放,他们会自发的找救助。而异性恋这方面的意识会相对保守一些。再加上,男男性行为中感染上HIV的概率比男女性行为高。所以,艾滋病研究,男同性恋的数据会大于异性恋群体。
这是小雨在“左岸彩虹工作室”工作了4年后得出的结论。“左岸彩虹工作室”是湖南的防艾公益民间组织,成立于2008年。现在有三个固定成员,张叔负责小组的财务和项目管理,小雨负责咨询、HIV快速检测以及阳性的关怀,还有一个工作人员负责网络宣传和档案行政管理。
刚开始,“左岸彩虹工作室”没有办公室,就是志愿者在酒吧,浴室,KTV等娱乐场所做宣传。后来市疾控中心帮工作室联系到一个诊所,与正规医疗机构合作后,工作室人员开始为咨询者提供HIV的指尖血和口腔粘膜渗出物的快速检测,每天来咨询的人从来没让这间三平米的咨询室冷清过。7xa潇湘晨报网
 
 
Screenshot_2016-12-01-12-22-44_副本.jpg
 
目前,全球约有3690万名艾滋病毒(HIV)携带者,3690万人大致相当于加拿大的总人口数。
据红网,湖南自1992年报告首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以来,截至2016年10月底,全省报告现存活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24313例(其中艾滋病病人11116例),报告死亡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9454例。7xa潇湘晨报网
 7xa潇湘晨报网
而“左岸彩虹工作室”接触到的患者,死亡人数为零。
“别怕,感染了也可以活到(接近)正常寿命”夏安常对患者这样说。但对方总会露出狐疑的神色,提出这样一个问题——“HIV才流行多久,你凭什么说感染者可以活到70岁?”7xa潇湘晨报网
   那是因为这些患者不知道鸡尾酒疗法。1994年,一种有效的、使用三种抗逆转录酶病毒药物的治疗方法被发明,因为它是一种联合疗法,所以又叫鸡尾酒疗法。7xa潇湘晨报网
 7xa潇湘晨报网
鸡尾酒疗法同样可以用于预防医源性HIV感染。美国对260名医护人员的调查显示,如果医护人员在工作过程中一旦被带病毒血液的利器刺伤皮肤,只要能在2小时之内服药,被感染的危险为零。如果在4小时内服药,危险度就可能增加20%,超过48小时,被感染的可能性达100%。7xa潇湘晨报网
 7xa潇湘晨报网
小雨最常与那些来检测的人说:“要早发现早治疗。”
 
Screenshot_2016-12-01-12-22-52_副本.jpg
7xa潇湘晨报网
性、毒品、艾滋病,正在侵蚀“锡都”云南个旧。全市在册吸毒人员5400多人,其中至少70%感染HIV,数以千计的患者已到大规模发病阶段,大量女性感染者仍聚集在工人村,以一次10到50元不等的价格出售身体。<来源:凤凰网>
让老周“早发现”的是一件喜事。2016年中秋节,老婆手里那根验孕棒“如愿以偿”的出现两条红线,同时,老周的HIV检测试纸上同样出现了两条红线。一个代表着新生,一个代表着死亡。7xa潇湘晨报网
 7xa潇湘晨报网
老周通过网络找到了小雨寻求帮忙,询问是否可以通过“母婴阻断”的方式保住小孩。
所谓“母婴阻断”,是指在艾滋病病毒感染妇女怀孕后,通过孕妇用药、婴儿出生时用药以及人工喂养,阻断艾滋病病毒从母亲传给孩子。如果接受干预的新生儿在出生18个月后HIV抗体为阳性,则证明母婴阻断失败。母婴阻断干预可使HIV传播率低于2%。
事实上,半数以上的母婴感染发生在临产、生产环节,怀孕早期的感染率较小。及时服药阻断,可将病毒的活跃度控制在最低程度,病人的CD4也可维持在较高的稳定水平。7xa潇湘晨报网
 7xa潇湘晨报网
CD4是一种重要的免疫细胞,如果人的身体是一个城堡,那么,CD4是挡在城堡前的卫士,而HIV入侵后会破坏CD4,CD4低于每立方毫米350个会让城堡失去安全屏障(正常成人的CD4细胞为每立方毫米500~1600个)。7xa潇湘晨报网
 7xa潇湘晨报网
了解后,老周跟老婆还是决定做人工流产,等身体的各项指标接近正常,再考虑要一个孩子。“严格的说他们是HIV携带者,不算是艾滋病患者”。小雨解释道。
 
 
Screenshot_2016-12-01-12-23-01_副本.jpg
7xa潇湘晨报网
南非艾滋病庇护所里的孩子们,全球每天900多名儿童感染艾滋。艾滋病三大传染途径分别是:血液传播、性传播、母婴垂直传播。
HIV携带者,表面上与正常人没有区别,只是体内的免疫系统正在与病毒进行着无形的斗争,HIV在人体内的潜伏期平均为8~9年。7xa潇湘晨报网
 7xa潇湘晨报网
当感染者体内的免疫细胞已无法与HIV抗衡时,就标志着进入感染的最后阶段,称有症状期。这时,感染者成为了医学定义上的艾滋病患者。他们非常容易受到其他病毒的感染,一些平时不会对人的生命产生威胁的普通传染病如肺炎等,一旦进入艾滋病患者的肌体就会无法控制,一般会导致艾滋病患者在6至24月内死亡。7xa潇湘晨报网
 7xa潇湘晨报网
“只要做到每天坚持吃抗病毒药物,可以好好的活着。”老周与小雨交心了一段时间后放下了压力。他按照一定频次到疾控中心领取国家提供的免费药物。7xa潇湘晨报网
 7xa潇湘晨报网
“国家每年拿出将近30个亿给患者提供免费药物,2000万的宣传费用分发到民间小组。”小雨说。如果以前治疗费用是挡在艾滋病携带者和患者面前的一道坎,现在也不复存在了。7xa潇湘晨报网
 7xa潇湘晨报网
“左岸彩虹工作室”的存在就是为了给艾滋病携带者和患者更加放松的环境,让大家愿意来检测HIV。“我们等待怀疑自己携带HIV的人过来,提供服务,但我们不能强迫任何人检查。”小雨说,今年他们跟邵阳市疾控谈成合作,每两个月都要派人去当地做检测。7xa潇湘晨报网
 7xa潇湘晨报网
小组负责人张叔曾看着来来往往的检测人群,问小雨:“你看得出谁有艾滋病,谁没有吗?”小雨摇摇头,张叔自答道:“说了吧,没那么可怕”。
 
Screenshot_2016-12-01-12-23-10_副本.jpg
7xa潇湘晨报网
图中为驻马店村内一名HIV感染者。<来源:知乎>
感染性疾病专业博士夏安在知乎里写到“HIV真的没那么可怕,人心才是这世上最可怕的。”作为一名HIV相关的研究者,他不敢对亲朋好友说自己到底是做什么的。7xa潇湘晨报网
 7xa潇湘晨报网
这样的心态,让人们一直对于艾滋病感到恐惧和羞耻,也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中国的HIV病人很多不是死在AIDS上,很多是死在了别人的眼光里。
明天是世界艾滋病日,我们希望以此稿告知,HIV病人也是正常的病人,跟心脏病人、糖尿病人……没有什么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