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南> 正文

【帮帮团】坐滴滴快车出车祸,医药费谁来出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辜鹏博编辑: 丁蓉时间:2016-05-03 10:04:50

  tLP潇湘晨报网

22151462213783187.jpgtLP潇湘晨报网

  5月2日,湖南航天医院,在车祸中受伤最严重的张晓仍躺在ICU病房,目前尚未脱离生 命危险。他的妻子抱着四个月大的儿子站在门口等待。   图/潇湘晨报记者辜鹏博实习生王悦婷tLP潇湘晨报网

  因为方便实惠,打车软件成为不少市民的出行首选。然而,在使用打车软件出行时遭遇交通事故,又该如何索赔维权呢?tLP潇湘晨报网

  同在长沙岳麓区麓谷一家公司上班的5名同事下班后搭乘滴滴快车回家,在一个十字路口遭遇车祸。令伤者家属无奈的是,事发后,事故双方司机均垫付1万元后不再出钱,公司垫付了2万多元,但仍不够伤者的治疗费用,现在已面临停药。坐滴滴快车遭遇车祸,医药费该由谁负责呢?tLP潇湘晨报网

  同事5人搭乘滴滴快车回家,在一个十字路口,滴滴快车与另一辆车垂直相撞,5人全部受伤入院,伤势最严重的张晓陷入昏迷。经过近一周时间抢救,5月2日上午,张晓睁开了眼睛,但ICU医生表示,张晓目前尚未脱离生命危险。tLP潇湘晨报网

  受伤的5人被送到了湖南航天医院。5月2日,记者从医院了解到,除一名李姓乘客伤势较轻已出院外,其余4名受伤严重的乘客仍在医院治疗。tLP潇湘晨报网

  在医院住院部10楼,记者见到了受伤乘客刘旭志。刘旭志是湖北咸宁人,今年22岁,在岳麓区麓谷芯城科技园一家教育网络科技公司上班。他回忆,4月27日凌晨1时许,他和4名男同事下班回宿舍,同事黄龙通过滴滴打车软件叫了一台快车。上车时,黄龙坐在副驾驶座,后排从右至左坐着张晓、刘旭志、旷珂和李姓同事。在一个十字路口,由于是黄灯,一辆白色小车垂直与快车发生碰撞。tLP潇湘晨报网

  “车子旋转了几个圈。”刘旭志说,白色小车撞在快车右侧,坐最右侧的张晓受伤最严重,刘旭志的3根肋骨和盆骨骨折。tLP潇湘晨报网

  在住院部6楼的重症医学科,张晓在经过多天抢救后,5月2日暂时睁开了眼睛。重症监护室医生余雷说,张晓全身多发骨折,右侧断了4根肋骨、一根锁骨,左侧断了3根肋骨,另外盆骨有3处骨折。此外还有双侧血气胸、脾脏挫伤、肺挫伤、脑震荡。tLP潇湘晨报网

  “已经治疗了4万多元,家属还欠几千元。”余雷说,张晓暂时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后续治疗费还要很多。张晓的妻子曾群抱着4个月的小儿子哭着说,丈夫是河南南阳人,上个月才到长沙工作。“已经东凑西借了两三万元,实在承担不起。”曾群说,自己在家带孩子,没有工作,一家老小全靠丈夫。tLP潇湘晨报网

  刘旭志的爸爸刘先生说,根据医生的方案,儿子两边都要打钢钉,“听说要三四万元”。刘先生说,目前快车司机出了3000元,自己垫付了5000元,儿子的公司也垫付了几千元,“听说快车司机交了五六千元后,就不肯再交钱”。tLP潇湘晨报网

  旷珂说,公司一共垫付了2万多元医疗费,目前自己拖欠了1500元,已于5月1日被停药,住在15楼的黄龙也已停药两三天了。tLP潇湘晨报网

  快车司机:已垫付1万元,该赔偿的一定会赔tLP潇湘晨报网

  记者从黄龙手机上看到了叫车订单。订单显示,快车司机姓虢,驾驶的是一辆比亚迪轿车。tLP潇湘晨报网

  “订单显示的车牌和实际车牌不一致。”旷珂说,5个人本来是属于超载,但虢师傅没有说什么。“当时快车南北方向行驶,小车由西往东行驶。”旷珂说,只记得小车车速很快。tLP潇湘晨报网

  2日晚6点左右,记者联系了快车司机虢师傅。“我和对方司机都交了1万元。”虢师傅说,此事故是两台车相撞造成,两车都有责任,交警暂时还未出具事故认定书。tLP潇湘晨报网

  “暂时凑不到钱,等交警划分了责任,把车卖掉也要将此事了清。”虢师傅说,他并没有耍赖,该赔偿的一定会赔偿。tLP潇湘晨报网

  负责此事的高新区交警戴警官说,初步调查,快车违法行为相对明显一些,但具体定责还要等鉴定结果出来。“具体定责要根据事故过错责任、违法程度,另外结合车速、车辆痕迹鉴定来确定,主次责任还未定,前期按比例凑钱。”戴警官说。tLP潇湘晨报网

  晚上7时前,记者联系了滴滴打车公司,一名男客服人员表示会将情况反馈给相关领导,领导马上会回复。记者一直等到晚上9时许,仍未收到滴滴打车公司的回复。           记者陈斌tLP潇湘晨报网

  律师说法tLP潇湘晨报网

  网络约车公司对乘客承担相应违约赔偿责任tLP潇湘晨报网

  随着滴滴打车软件的普及,因滴滴打车引发的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也逐渐增多。目前《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尚未正式出台,打车用户应意识到网络预约打车的特殊性,必要时可购买交通意外伤害保险。tLP潇湘晨报网

  湖南万和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健表示,在这场事故过程中,乘客是与网络约车公司建立运输合同关系,然后网络约车公司再指派司机来履行具体的客运任务。比照相关法律规定,驾驶司机发生交通事故致使合同履行根本性失败,对此结果,网络约车公司涉嫌违约,应当依法承担相应责任。驾驶司机作为直接侵权人,也应当依法予以赔付。tLP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记者陈斌tLP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