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湖南> 正文

阳红光:用影像引领社会的关注方向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编辑: 吴睿时间:2014-03-19 14:49:28

54871395164720218.jpgDFm潇湘晨报网

阳红光。图/潇湘晨报记者 辜鹏博 DFm潇湘晨报网

  风尚生活家候选人 阳红光DFm潇湘晨报网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公安摄影家协会理事、湖南公安摄影协会主席,其作品《共和国不会忘记——湖南省平江县失散老红军系列肖像》曾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DFm潇湘晨报网

  截至3月18日17:00,阳红光总得票数为——28368DFm潇湘晨报网

  2012年冬季的一天,岳阳平江县深山的一间茅屋内,年过九旬的陈茂凡在扎扫把,手头的芒草迅速旋转,额头的青筋颇有节奏地跳跃,背后的柴火堆得很高……阳红光当即拿出那台经典的大画幅相机,为老人拍下一组白底肖像照。DFm潇湘晨报网

  这里只是公安摄影师阳红光的一站。这一年,他逐一拜访平江24位失散老红军,倾听他们的故事,逐一记录这些满是皱纹的脸。2013年8月5日,这些作品在中国美术馆展出,随即在全国多地展览。3月14日下午,阳红光接受记者采访,给老兵拍照的每个细节、每段故事,他都记得很清楚,但他心情不太好,老兵肖像展还在继续,陈茂凡老人却走了,作品中的24位老人,已有7人相继离世。DFm潇湘晨报网

  阳红光正筹划着为每个老人拍一段传记片,用立体的形式留存老人的故事和那段历史。这项工作还没完成,阳红光觉得时间越来越紧了……DFm潇湘晨报网

  本报记者覃剑 张祥 长沙报道DFm潇湘晨报网

  用镜头,给予老兵英雄般的视觉待遇DFm潇湘晨报网

  2012年春节前,阳红光去怀化拍照片。回程时与同行摄影师聊天,翻看曾经拍摄过的老兵照片,阳红光有了一个念头:为家乡平江的失散老红军造像。DFm潇湘晨报网

  这些失散老红军大多是当年队伍中的“红小鬼”,有侦察兵、通信兵、号手、敢死队员、伤兵护理员等。或是受伤,或是突围时被敌人打散,或是别的什么原因,他们与部队失去联系,之后辗转回到家中,种田、婚娶、生儿育女。DFm潇湘晨报网

  血与火的时代慢慢过去,这群人在山村野岭守了大半辈子,鲜为人知。DFm潇湘晨报网

  “理想的缺失、物欲的羁绊、价值观的迷茫,现代社会现代人的困局,也许可以从他们身上寻得突围之径。”阳红光说,因为这些,他坚定了为失散老红军拍肖像的想法。DFm潇湘晨报网

  2012年8月,阳红光正式开始为这些老人拍摄照片。每个周末或工作之余,他总会带着摄制小组翻进一个个偏远的山坳。DFm潇湘晨报网

  为了表达心中的敬意,唤起人们对老人身世、经历、遭遇的遐想,阳红光仔细斟酌,最终选择了4×5大画幅相机,用温暖而深邃的镜头,把老兵从生活环境里抽离出来,放在大画幅、纯白背景中,影像与真人同高。DFm潇湘晨报网

  “能细微地刻画这些红军老战士的精神与人格,同时也给予了他们如同英雄功臣般的视觉待遇。”复旦大学教授、摄影评论家顾铮如此评价。DFm潇湘晨报网

  用提案,呼吁更多的关爱和肯定DFm潇湘晨报网

  聚焦,是表达敬意的一种方式,但不止于此。阳红光说,拍摄这组照片,更多的是想让社会关注到这个群体。DFm潇湘晨报网

  据湖南省民政部门的统计,1983年,湖南省共有失散老红军3386人,其中平江县808人;至2012年8月拍摄时,平江县仅存24人。“这些人在平江生儿育女,他们曾抛头颅洒热血,但后来一直粗茶淡饭,不少人当了基层干部,待遇却没跟上来。”阳红光说,直到1983年,政府才开始关注这个群体,每年给一些生活补助。DFm潇湘晨报网

  阳红光给他们拍肖像、拍全家福,也带去物资,或者把老人们接到光荣院生活。陈茂凡却不肯离开。这个1920年出生的老前辈,1932年5月参加红十六军,1937年底因病被安置治疗,与部队失散,还乡。十多年前,老伴走了,后来身边唯一的亲人——过继的孙子也走了。老人独自守在茅屋内,捡柴火,扎扫帚,过得很清贫。DFm潇湘晨报网

  阳红光曾经给老人捎来抚慰金,老人把钱捏了十多分钟,不知道往哪搁。阳红光这才意识到,老人真正缺乏的并不是这一沓人民币。DFm潇湘晨报网

  刚结束不久的湖南省两会,阳红光以省政协委员的身份参加,他将“失散老红军的现状堪忧亟待保护”作为提案主题。DFm潇湘晨报网

  他说,这些失散老红军缺乏的不是物质,而是社会真正的关爱,需要大家对他们当年的付出和奋斗有所肯定。DFm潇湘晨报网

  故事没讲完,老人们一个接一个走了DFm潇湘晨报网

  阳红光有两幅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钟耕深》《陈茂凡》。DFm潇湘晨报网

  作品展出后的一天,他在张家界出差,钟耕深的儿子打来电话。老人走了,没有熬过寒冬。这位1919年出生的老红军,在11岁时就参加了湘鄂赣边区独立第二纵队,“长沙战役”失利后,他与部队失散,从此生活在平江三阳乡小洞村。DFm潇湘晨报网

  拍肖像那天,老人穿着条纹白衬衫和深色马甲,左手戴老式石英表,右边拄着拐杖。“当时就有些站不起来了。”阳红光说,老人咬牙直立,歪咧着嘴,说“怎么也要站着拍”。DFm潇湘晨报网

  不久后,那个扎扫帚、不肯搬到光荣院的陈茂凡也离世了。DFm潇湘晨报网

  斯人已逝,肖像还在美术馆内,一个歪咧着嘴,一个手握农具。DFm潇湘晨报网

  阳红光说,当初拍摄的24位老人,在展览前走了4位,后来有3位相继离世。“还有很多故事需要记录,要做的还有很多。”他说,目前照片还在各地展览,虽然反映了老红军的风貌,但文字方面仅简单介绍生平。他还想拍一段片子,记录老人们的故事,口述历史。DFm潇湘晨报网

  在走访中,有的老人至今能唱红军歌谣,有的能用拐杖比划杀敌动作,有的还能打出一套白虎拳。参加过哪些战役、第一次杀敌的情形、回家途中的波折,这些故事已经很遥远,但大部分老人记得很清楚。DFm潇湘晨报网

  “这些东西能填补很多历史空白,应该被记住。”阳红光说,老人们年纪越来越大,但他只能在业余时间筹备这些工作。DFm潇湘晨报网

  时间,正在变得越来越紧迫……DFm潇湘晨报网

  对话DFm潇湘晨报网

  传播一种向上的力量DFm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你觉得“风尚”是什么?DFm潇湘晨报网

  阳红光:一个人活着就要实现价值,做有价值的事情。我的本职工作是警察,首先要打击犯罪,我的业余爱好是摄影,也要有相应的价值体现,传播一种向上的力量。DFm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拍摄失散老红军,你觉得“风尚”具体体现在哪?阳红光:记录他们的生活,反映他们的现状,传播他们的精神,以影像的方式引领社会的关注方向。换一种表述就是,发现美,欣赏美,留住美,传播美。DFm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