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国际> 正文

辱母案涉事民警是否失职渎职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罗雅琪编辑: 丁蓉时间:2017-03-28 10:10:25

  近日,山东聊城“刺死辱母者”案,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引发巨大的争议。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对此案启动全面审查,对社会公众关注的于欢的行为是属于正当防卫、防卫过当还是故意伤害等,将依法予以审查认定。成立由反渎、公诉等相关部门人员组成的调查组,依法调查警察是否存在失职渎职行为等问题。hDe潇湘晨报网

  催债人员的行为如何认定,警方行为是否失当?潇湘晨报记者连线法律专家进行解读。hDe潇湘晨报网

  记者罗雅琪实习生郑方杰长沙报道hDe潇湘晨报网

  杜志浩等人对于欢母亲所做的事,是不是《刑法》正当防卫相当条款中的“正在进行中的不法侵害”?警方是否存在失职渎职?hDe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记者连线了湖南师范大学潇湘学者特聘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邱兴隆对此进行解析。同时本报记者整合了法律专家观点。hDe潇湘晨报网

  催债人行为如何定性“警方介入后仍非法拘禁,属于不法侵害”hDe潇湘晨报网

  催债人杜志浩等采用极端手段侮辱于欢的母亲苏银霞,有消息人士向“刺死辱母者”一文作者确认,所谓的极端手段是脱下裤子,掏出生殖器往苏银霞脸上蹭,往嘴里塞。他们的行为如何定性?hDe潇湘晨报网

  邱兴隆认为,在本案中,被害人杜志浩的行为可能涉嫌对被告人于欢方的四方面的权益的侵害:(1)公司经营秩序,因为在公司里摆烧烤摊与喝酒吃烧烤、多人结伙闯入公司办公场所等属于扰乱公司经营秩序的寻衅滋事行为;(2)人身自由权,因为存在典型的非法拘禁行为;(3)人格名誉权,因为存在对被告人之母的当众侮辱言行;(4)健康权,因为有过对被告人的殴打行为。hDe潇湘晨报网

  他认为,仅就(3)与(4)而言,一审判由基本成立。因为无论被害方对被告人之母所采取的是什么样的言行侮辱,也无论对被告人所施加的殴打有何严重,其均已终止于警察到达现场之后,作为防卫前提的不法侵害因已告完结而不复存在。然而,被害方并未因警察的介入而离开现场,也未放弃其在办公室内的滋事行为与对被告人方面的非法拘禁状态,尤其是在被告人方面试图随警察离开现场,摆脱被非法拘禁状态时,被害方还公然将被告人方拉回,将其置于继续拘禁状态。而寻衅滋事与非法拘禁都是不法乃至犯罪行为,其无疑属于作为法定防卫前提的“不法侵害”。hDe潇湘晨报网

  警方4分钟就离开是否失职“涉嫌严重失职,至少应将双方隔开”hDe潇湘晨报网

  媒体报道提及,民警在事发地只待了4分钟,说了句“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引发巨大的舆论,警方的行为是否妥当?是否存在失职渎职?hDe潇湘晨报网

  对此,京衡律师上海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邓学平律师日前在媒体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警方涉嫌严重失职。hDe潇湘晨报网

  邓学平表示,面对报警求助,面对多数人包围两个人并限制人身自由,警方应做的绝不是撂下一句“讨债可以,不能打架”的话就离开。警方有责任查清于欢和他母亲的人身是否安全,自由是否受限,讨债行为是否合法。在当时的情况下,警方至少应将双方隔开,听取于欢和他母亲的控告和陈述。因为报警求助时说到过打人。警方出警后,于欢母亲也提到自己被打。警方的不作为导致了于欢的绝望,加剧了他的无助,这是他选择私力救济、持刀防卫的直接动因。此外,一审判决刻意略去高利贷的事实对于欢是不利的,因为这直接决定了讨债本身是否受法律保护。hDe潇湘晨报网

  观点hDe潇湘晨报网

  一审量刑畸重二审应予以改判轻刑hDe潇湘晨报网

  2017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决否定于欢的行为具有正当防卫因素,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一审是否量刑公正?是否量刑畸重?hDe潇湘晨报网

  对此,邱兴隆认为,按照刑法的规定与死刑司法惯例,在不具备法定与酌定从轻情节的情况下,对于造成1死2重伤的故意伤害案,判处死刑是常例,判处死缓是例外。在本案中,一审基于被告人坦白认罪与被害人具有重大过错,而对从轻判处无期徒刑,表面看来似无不当。邱兴隆还表示,正由于一审在否认被告人构成正当防卫的同时,没有认定其构成防卫过当,因而在量刑时根本没有以被告人具备防卫过当这一法定情节为由依法对其减轻或免除处罚,所做的无期徒刑判决明显罚不当罪,因量刑畸重而失当。hDe潇湘晨报网

  对于应否减轻处罚,邱兴隆认为二审应予改判。他表示,既然疏于认定防卫过当,量刑时未做依法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的考量,是一审明显的失误,那么,撤销一审判决的量刑部分,对被告人改判轻刑,当是二审应然而必然的选择。hDe潇湘晨报网

  新闻链接hDe潇湘晨报网

  陈情书不具有法律效力hDe潇湘晨报网

  近日,受辱母亲苏银霞为于欢写的陈情书在网上热传,陈情书写道:儿子是激情自卫。对此,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学教授洪道德认为,“这种陈情书没有任何法律效力,不能进入诉讼程序。”hDe潇湘晨报网

  根据目前了解到的情况,洪道德介绍,“苏银霞并未在整个诉讼过程中,提到陈情书中所呈现的细节和内容,包括死者要强奸她。法律没有规定在激情杀人的前提下可以免除处罚。于欢能争取的最好结果就是构成正当防卫,但是防卫过当。防卫过当法律规定可以减轻或免除处罚。”hDe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