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长沙> 正文

弘高融资公司进入破产阶段?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编辑: 值班编辑时间:2019-10-24 16:30:52

vYF潇湘晨报网

  2017年,弘高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总裁郭怀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不出十年,汽车金融或将成为汽车消费的主流选择。”vYF潇湘晨报网

  确实,这几年国内汽车金融业务高速发展,仅弘高一家的业务截止2019年3月,就已经累计服务客户12万人次,融资总额150亿元。vYF潇湘晨报网

  然而,这个看似应该欣欣向荣的行业和企业,却在10月21日突然通知:公司进入破产阶段……vYF潇湘晨报网

  10月21日,湖南本土汽车金融行业经营了八年之久的弘高融资租赁公司(以下简称“弘高”)中层管理人员突然收到公司通知:因公司经营不善,资金周转困难,业务停滞,现通知各部门组织员工开会,宣布公司进入破产阶段。vYF潇湘晨报网

  24日,记者赶到弘高融资租赁公司了解情况,两层办公楼已经没有了工作人员。陆续来到公司办理车辆解押业务的消费者,既不知找谁办理业务,也无法联系到之前的对接人。他们茫然聚集在公司门口,嘴里叨叨着:“怎么办?怎么办?”vYF潇湘晨报网

vYF潇湘晨报网

  部分员工开始休假vYF潇湘晨报网

  根据弘高公司内部钉钉系统发出的盖有公司公章的相关公告,“从2019年10月22日起安排员工休假,只保留部分员工维持公司正常业务需要,待公司业务恢复正常,再通知员工回公司上班。公司所欠员工休假前的工资,公司会尽最大努力发放给员工。”vYF潇湘晨报网

  在此内部邮件公告中显然未明示“公司破产”,目前只能视作暂停业务。vYF潇湘晨报网

  24日早9时至11时,记者多次致电弘高公司“96512”服务电话,人工服务均无人接听。vYF潇湘晨报网

  9时,记者赶到弘高公司,原本位于二、三、四层的弘高融资租赁公司大门紧闭,也无灯光。记者多次按门铃无应答后,只能在多个楼层留守等待。大致上午9时30分左右,陆续有人进入公司大楼,记者也跟随一名女子按门禁指纹进入四楼的弘高公司。vYF潇湘晨报网

  该女子对于众人的跟随进入不闻不问,径直走入一间办公室拿了点东西便转身离去。而其他人在公司楼道左顾右盼,看着紧闭的办公室门和未开灯的办公场所,完全没了方向。vYF潇湘晨报网

  一位张姓男子告诉记者,“我也是在网上看到破产的消息,昨天就来了,也没人。昨天碰到一名工作人员,说今天来,但还是没人。”该男子抱着一叠文件,称其车辆已经完成了还贷,现在过来解押。vYF潇湘晨报网

  在随后的十五分钟内,四楼陆续进入五六波人,均表示是办理后续业务,但现在完全没了方向。vYF潇湘晨报网

  另一位袁先生在和大家闲聊时表示,“现在还只是他们(弘高)内部说破产,还没宣布,我们得趁宣布前解决事情,否则事情可能变得更无从解决。”vYF潇湘晨报网

  直至记者截稿时止,记者仍未能与弘高公司相关人员取得直接联系。而与弘高同属于津湘集团下的汽车4S店则表示,“我们肯定也会受影响,但现在还说不清会如何发展。”vYF潇湘晨报网

vYF潇湘晨报网

  保持“存续”?千起纠纷案、高额债务?vYF潇湘晨报网

  据了解,弘高依托津湘集团在湖南的数十家汽车4S店,在融资租赁、新车金融、二手车金融、商用车金融及汽车经销商融资业务等板块开展业务。在弘高公司名下控股企业达24家,涉及网约车、新能源汽车、汽车租赁、运输;其分支机构有24家。弘高公司业务最好的时候在湖南省内各地级市均注册有其分公司,在全国近20个省注册有省外分公司并派驻有展业人员。vYF潇湘晨报网

  记者通过天眼查了解到,当前弘高仍处于“存续”状态,同时天眼查系统中对该公司的司法风险一项显示,有332条开庭公告;而通过企查查数据显示,弘高公司因服务合同纠纷案由起诉他人或公司的案件高达1407起,因金融租赁合同纠纷案由起诉他人或公司案件达316起。vYF潇湘晨报网

  同时,企查查大数据显示,弘高公司控股股东湖南津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列入“高风险”被执行人。法院执行标的金额8400多万元。vYF潇湘晨报网

  此外据传,弘高集团名下可能背负高额债务,这样的资本游戏一旦出现资金断裂便将不可逆转。从今年6月开始,就已有某家资方派出人员驻守弘高。保守估计,还有一批执行记录和裁判文书正在赶来。vYF潇湘晨报网

vYF潇湘晨报网

  业务受阻?还是友谊断裂?vYF潇湘晨报网

  有资料显示,弘高公司曾与多家金融机构在汽车金融方面有过贷款融资和业务合作。vYF潇湘晨报网

  对于一家金融租赁公司而言,越多的金融机构合作将带来无限的发展潜力。之前弘高的一系列合作将其推向顶端,直至成为湖南最大汽车融资租赁公司。vYF潇湘晨报网

  然而,仅2019年,弘高与其“合作伙伴”间的纠纷越来越多。vYF潇湘晨报网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2019年8月16日法院冻结了弘高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相关银行账户,直至2019年8月22日才解除对相关银行账户的冻结。vYF潇湘晨报网

  2019年5月,弘高实控人范可风等多位股东,以及津湘集团系统9家公司还因民间借贷纠纷被债主申请诉前财产保全,法院为此冻结其银行存款2650万元或查封、扣押其具有同等价值的其他财产。vYF潇湘晨报网

  同时,弘高的控股股东津湘投资先后从34家企业撤出对外投资。今年5月至10月,津湘投资从10家独资或控股公司退出。其中,大部分公司为津湘集团的汽车4S店。10月21日,津湘投资将湖南弘高二手车市场交易管理有限公司的80%股权转让。湖南津湘曾鼎力打造“弘高车世界”项目由此易主。vYF潇湘晨报网

vYF潇湘晨报网

  [记者后记]vYF潇湘晨报网

  湖南汽车金融再受创vYF潇湘晨报网

  汽车融资租赁业务在上世纪就已进入中国。从2007年以来,中国融资租赁行业得以快速发展,2008年开放汽车金融公司开展汽车融资租赁业务,到2011年随着各路资本的进入,汽车租赁行业开始蓬勃发展。vYF潇湘晨报网

  对于弘高的突然破产,业内评价是,“作为一家民企,弘高的发展太过粗放。特别是自身财务的不独立是导致其破产的根源。”vYF潇湘晨报网

  弘高破产或许只是个特例,但之前衡阳2017年工行2个多亿的车贷骗贷案件,直接导致湖南省内工行车贷业务全面关停至今未恢复,可以说是已经重创了湖南的汽车金融行业。很多小公司当时直接解散,而此后的两年时间,彼时的几大车贷企业如今都已不见踪影。vYF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记者 毛传vYF潇湘晨报网

 vYF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