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长沙> 正文

为不值一提的人或事,建一座纪念碑 鲁迅文学奖得主李修文新作《致江东父老》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编辑: 值班编辑时间:2019-09-22 20:00:47

  9月21日,鲁迅文学奖得主、湖北省作协主席李修文再出新作《致江东父老》,新书首场分享会在长沙乐之书店举行,著名画家、《致江东父老》插画师蔡皋,著名作家、湖南省作协主席王跃文,著名作家、文学评论家、中南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龚曙光参加分享会,一起讲述和分享他们心中的《致江东父老》。fNq潇湘晨报网
“和《山河袈裟》一样,《致江东父老》也断断续续写了十年,有好多篇都是一次次重写的结果”,李修文说,“我希望通过《致江东父老》,让自己从一种有名有姓的写作变成无名无姓的写作”。fNq潇湘晨报网
在新书《致江东父老》里,李修文记录下很多在如今叙事中越来越安放不下的典型中国式面孔:落魄的民间艺人、与孩子失散的中年男人、过了气的女演员、流水线上的工人、不得不抛弃自己孩子的女人、爱上了疯子的退伍士兵,靠歌唱获取勇气的穷人……作者写下他们,写下力量,勇气,情义,正如他在自序中写的,“在春天的黄河边,当我回过头去,看见渡口上长出的花,看见更加广大的人世,不由得再一次决下了心意:那些被吞咽和被磨蚀的,仍然值得我泥牛入海,将它们重新打捞起来;那些不值一提的人或事,只要我的心意决了,他们便配得上一座用浪花、热泪和黑铁浇灌而成的纪念碑。”fNq潇湘晨报网
著名画家蔡皋看完《致江东父老》,很快决定为这本书做插画,“我很震撼,就像经历了一场又一场暴风雪。这种暴风雪让我沉到生活的底层。我在他的书中也找到了一些很深的、凌厉的、沧桑的东西。平常,这些东西我是碰都不敢碰。但这一次,我觉得非碰不可了,那么,就再经历一次暴风雪吧。这一次,他的作品又让我沉到生活的底层。我喜欢他作品里的意象,在他的作品里,我也把那些故事经历了一遍又一遍。我抓住了这些故事中的一些核心的东西,像碑一样朴素的东西,用景泰墨画出来。”fNq潇湘晨报网
著名作家王跃文读完这本书,同样感到震撼,“他写的这些人,就是我们熟悉的人,我们的父老兄弟、左邻右舍。甚至有一天,那些人就是我们自己。读李修文的时候,我总想到废名。李修文的作品和废名的作品,都有悲苦,在悲苦中又透露一丝光亮、一点温暖,这是两位作家的相同之处。不同的是,废名的作品平和、悠远一点,李修文的作品阔大、激烈一点。”王跃文还被序言中的一句话所震撼,“他说,为了配得上这些江东父老,我要让自己更加清白。作为一个写作者,我觉得这点非常重要的。有作家也写悲悯,也写对人世间困难的同情,但他们是居高临下的姿态,是从一个得意者的视界去写的,这就是境界的问题。在这里,我要向修文致敬。”fNq潇湘晨报网
李修文每新出一篇新作,身为文学评论家、作家、出版人及多年好友的龚曙光都会认真读。他每篇作品都是把自己逼到极致上再记录下来。这种感觉,我在中国文学中很难读到,这对作家来说是一个极大的考验。我类似的担心是早年读《古船》,我担心张炜的身体会熬不过来。”fNq潇湘晨报网
在龚曙光看来,“自从鲁迅开启了‘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启蒙主义文学立场之后,中国绝大多数先进的作家,都是站在启蒙主义的立场上。我觉得,修文已经不是一个启蒙主义者,而是一个混同主义者,是把自己的生命或他所描写的生命,完全混同在一个生存场景中,这就像每天跟打工仔混同在一起,跟那些不幸的病人混同在一起,跟那些婚姻破碎的人混同在一起一样,他是一个共享者。他没有把生活中看起来非常悲苦、社会中看起来非常卑微的人,当成不正常的人。他认为,他们所有改变都是对自己生活状态一份炼狱的追求,他们未必能改变生活,改变了之后又未必能摆脱苦难,他试图从多个角度去阐释这样一种人生本身的强度,本身的苦难。但我认为,他都没有阐释清楚。为什么阐释不清楚?因为人生本身就是苦难,不需要阐释也阐释不清楚,如果修文哪天阐释清楚了,他就没法儿写了,没有情感了。所以他只能以《致江东父老》这种含含混混、永远也讲不清、但他认为讲清楚的方式,来进行他的写作,这是我对修文写作方式的喜爱之处。”fNq潇湘晨报网
据出版方湖南文艺出版社介绍,《致江东父老》9月中旬开启全网预售,预售第三天即进入当当文学新书榜前列,9月下旬,新书将正式全国上市。fNq潇湘晨报网
fNq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记者 赵颖慧 陈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