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长沙> 正文

人民功臣甘厚美:宁可下井工作 也不愿向党和国家提要求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刘建勇长沙报道

编辑: 值班编辑时间:2019-08-23 22:50:31

GLZ潇湘晨报网

  “他是有资格、有底气,也有机会,为自己和家人谋利益的。”8月22日,甘厚美的大儿子甘本淼介绍。甘本淼认为自己是“含着眼泪奔跑的人”,原因是,他曾多次希望父亲利用他的立过的功、获过的奖章为父亲本人和家人改善一下生活条件,但都被拒绝,甚至是很粗暴的拒绝。

宁可下井工作,也不愿向党和国家提要求
甘本淼的记忆里,父亲唯一向组织提出要求、为自己和家人谋利益的,是1971年,湘潭军分区的一位领导到文家市走访慰问时,了解到甘厚美的一些情况,指示当地政府为他重新安排工作,征求他意见时,他提出要去文家市煤矿工作,而且,要求下井,原因是他有5个儿子,家庭负担重,井下工每个月可多赚十一二块钱补助和多六七斤粮票。
1959年10月至1961年4月,由于旧伤反复发作,甘厚美多次到长沙进行治疗,共花费医药费1700余元。这在当时是一笔很大的开销,按规定,本可以到民政局和当时的文家市公社报销。甘厚美没去报销,理由是他这1700余元,是从他的转业费里开支的,“转业费本身就是党和人民给我的,我不能这样去占公家的便宜。”
甘厚美在煤矿退休是1982年。退休17年后,文家市煤矿给另外一名退休人员办理退休转离休手续时,发现1948年入伍的甘厚美也符合离休条件。文家市煤矿领导找到长沙市劳动局,认定甘厚美是新中国成立前就参加革命工作的退休老人,从2000年起,给予甘厚美离休待遇。
离休工资要高于退休工资,很多熟悉他的老同事为他抱不平,建议他向有关部门反映,把之前该给他的离休工资补回来,甘厚美婉拒了,说“与牺牲的战友相比,他们为党和国家奉献了自己的生命,而我不能再继续奉献,怎么还有脸皮去向党和国家提要求。”


他的骄傲,儿孙凭自己的努力成为了对社会有用的人
在甘本淼眼中,父亲甘厚美一辈子都在克己奉公。
甘本淼1957年出生在甘肃,当时,他和他母亲都是随军的军属,因为父亲的关系,他和母亲也都是“吃国家粮”的。1958年,甘厚美自愿放弃以复员军人身份回乡后,他们一家人都取消了“吃国家粮”身份。上世纪70年代末,甘本淼希望父亲利用机会恢复全家人的“吃国家粮”的身份。他的这个请求,被父亲粗暴地拒绝了,父亲冲他怒吼:“要吃国家粮,凭自己的本事去争取,我八岁没爹,十一岁没娘,不也混出了这个样子吗?”
虽然被拒绝后的甘本淼非常委屈,当时忍不住流泪,但,事后,他理解了父亲,按父亲一贯的作风,他就不应该向父亲提这个要求。
8月22日,甘厚美的大孙子甘建波也告诉了潇湘晨报记者他曾认为的他爷爷很不可理解的一件事。甘建波说,按照相关规定,享受离休待遇的退休老人,零售买药也是可以全额报销的。他奶奶年龄也大了,身体也经常有这样那样的病,但,爷爷甘厚美每次去医院或药店买药,从来都是买自己吃的药,而不顺便给奶奶买些药然后一起去报销。甘建波介绍,奶奶看病买药的钱,一部分是儿子们给的,一部分是她做零工给别人插花炮的引子,自己赚的。“他就是这样,不贪一定便宜。”
曾经很不理解他的儿孙们,后来都理解了他。他的五个儿子,从读书升学到成家立业,没一个子沾过他的光。他们或当教师、厨师,或当工人、个体户,因为从小就被甘厚美要求“必须靠自己”,一个个在各自行业和岗位都做得很不错。
甘厚美曾多次表示,他自己这辈子有三件事很骄傲,“一是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二是没有占公家一分钱便宜,没犯过让人指手划脚的错误;三是儿孙凭自己的努力成为了对社会有用的人。”
曾经抱怨和对他不理解的儿孙,后来都因受益于他曾经的严厉和教导的“要靠自己的努力去争取”而理解了他。GLZ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记者刘建勇长沙报道GLZ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