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长沙> 正文

去西藏(一) 在西藏的蓝天白云下,高处舞琼瑶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编辑: 值班编辑时间:2019-07-14 08:40:24

  bEP潇湘晨报网

bEP潇湘晨报网

  ▲国道318线,怒江72拐,行路难。bEP潇湘晨报网

  bEP潇湘晨报网

bEP潇湘晨报网

  ▲国道318线聂拉木县樟木镇。bEP潇湘晨报网

  出发前,朋友发微信给我:祝朝圣之旅顺利。bEP潇湘晨报网

  我敷衍着回了个笑脸,在心里嘴角却是往下撇的。bEP潇湘晨报网

  我这个朋友,拜庙拜成程序了,以为所有人去西藏都是朝圣去的。对于一个自小生活在唯物论气氛中的优秀国民,不会相信肉眼能看到的东西有什么神圣可言。肉眼看不到的,也不是我等俗物有心力顾及的。所以,我觉得我们这次是去看风景,或许探险,绝不会朝什么圣。bEP潇湘晨报网

  但是,当车攀上嘉措拉山,喜马拉雅山脉那一连串的雪峰猛地撞上我们的眼帘时,我的心像被什么紧紧拧住,拧出了股股水流,从我眼里冒出来。面对天际线上一个个独立而又相互呼应的白色尖峰,你简直觉得那就是上天抛下的一道轻蔑目光,睥睨众生的重量压得你恨不得跪倒,以一切驯服的姿态祈求怜悯。这不是神圣,是什么?bEP潇湘晨报网

  我错了,当神圣不是来自人间,而是来自万物之主,除了朝拜,我们无路可逃。bEP潇湘晨报网

  群贤毕至的开场,两个人的收梢bEP潇湘晨报网

  现今所有的事情,开端都是一顿饭。饭桌上,空月同学辛苦地跟每个人确认去西藏的意愿。作为发起人的她,只想在“二胎”“股市”“房价”种种话题中杀出一条“开车去西藏”的血路。据我这后来者观察,她问到的每个人几乎都表示了全身心的支持。在执着的空月努力下,此后多顿饭都以此为专题展开讨论。从空月组的微信群来看,至少有20余人是这个“开车去西藏”主题活动的成员,真是“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我几乎看到了一支浩浩荡荡的车队正洋溢着无比的青春自豪感绝尘而去。bEP潇湘晨报网

  而我,在不上饭桌的大多数日子里,都在为争取2018年8月这段去西藏的假期而奋斗。或在领导能看到的每个地方展示我挥汗如雨的工作狂形象;或瞅着领导心情还好的每一个片刻,描述牺牲小我的假期繁荣文化事业的艰辛;或抓住领导得意的每一个瞬间,充分表达年假对于一个好员工的重要性。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把“2018年8月,我要休年假,开车去西藏,有事没事都不要找我,找我也没用”的印象刻入每一个领导的脑海里。鉴于上一次同学们组团去西藏,我却被领导无故不批假,害得脱离团队的悲惨事件,这种死缠烂打的工作方法很有必要,而且必须持续一年。想想,那么多同学坚定地表示他们一定紧跟空月的步伐、听从空月的指挥,而我迟迟不能报告出发的日期,这是高下多么分明的两种人生啊。就在我出发的前一夜,我还心怀忐忑,生怕接到加班通知,在一路上也确实接到嫌我假期太长的抱怨电话,这更证明我这持续一年的说服工作多么的不可或缺。bEP潇湘晨报网

  我这厢还在为假期厮杀,那边人声鼎沸的局面却在悄悄改变。能主动报告无法出行的就算靠谱,更多的是深潜到网络黑暗处不知所终。眼看着一支浩浩荡荡的车队是不成了,因为车队的大部分人都到别的地方去挥洒青春自豪感去了,但有两三辆车好歹也是个先锋队,谁叫先锋就是这么孤独的呢。bEP潇湘晨报网

  出发前临时加入的旅伴,幸福来得突然bEP潇湘晨报网

  不过“先锋一号”却有个问题:斗峰同学家的是白色长城哈弗H9越野车,我们称它为“大白”,“大白”装着司机A角——斗峰、司机B角——我,和领队加全陪加导航——空月。我这个司机B角却没有足够的信心,作为一名地地道道的城市司机要开车走难缠的国道318线,还得提防高原反应,我心里生怯。同时,我还没请到足够的假,只能开着去,不能开着回。bEP潇湘晨报网

  若说“大白”的组队令人不安,那春早同学带着家人加入去西藏的队伍就是个奇迹了。春早开始并没打算参加,没假是个原因,更重要的是她家的“小红”是辆红色日产骐达,属低排量小车,不合适走国道318线上高原的。临近出发前,同学们的微信群里还多少浮出来些真人,于是空月与他们又组了个饭局,讨论行程细节。春早是作为活动积极分子,而不是西藏车友团成员参加的。我猜测,尽管当天来吃饭的人还是不少,但“大白”团队员心知肚明,到出发那日,估计也就“大白”了。于是空月和斗峰两人怎么也要为“大白”找个伴,春早爽快答应同去。至于春早如何回去做紧急家庭动员,如何瞒着领导扔下工作,在此按下不表。结果是,7月28日清早,我到市政府广场的出发点,看见整装待发的“小红”,和“小红”家的“吉祥三宝”,有春早、春早先生和女儿,一家人脸上全都写着“青藏高原我来了”。bEP潇湘晨报网

  按照空月和斗峰的说法,“大白”和“小红”应该还有一个伴儿提前出发了。不过这个伴儿,我从头至尾都没有亲眼目睹,它只存在于空月和斗峰的对白以及空月的电话中:一会儿人家过雪山了,一会儿人家去稻城了,一会儿一车人闹翻了,一会儿又跑到阿里去了,颇有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味道,真正把自己活成了传说。尽管我私心里从来没把这传说当成现实,但斗峰在回答多少台车一起去的问题时,一般说三四台,高峰时期说过五六台。我从来没搞懂过这种“浮夸”的目的性,何况还是一个老实人的“浮夸”。在我看来,实话实说,两台车,不是更能体现自己的卓尔不群?bEP潇湘晨报网

  国道318线一路西行,其间收获惊喜遭遇艰辛bEP潇湘晨报网

  出发的兴奋每个人都有点:比如我头天晚上没怎么睡着;比如斗峰不记得“大白”加装了顶箱硬往限高的小车通道钻;比如“小红”一门心思往前冲,错过了高速路口,还没出湖南就与“大白”短暂分离了。bEP潇湘晨报网

  两台车就这样相依相伴,沿着风光无限的国道318线,跨乌江、穿二郎山、出甘孜,跨金沙江进藏,翻过澜沧江、怒江、雅鲁藏布江三大河谷,一路西行,其间收获的惊喜、遭遇的艰辛自不待言。但“小红”入队毕竟是临阵磨的枪,从工作中偷来的时间实在不够跟着“大白”一路前行。相伴9天后,在8月5日,两车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依依惜别,“大白”往喜马拉雅山脉继续勇攀高峰,“小红”转道拉萨返程。bEP潇湘晨报网

  如此,“大白”成了真正的孤家。三个一路克服了堵车、塌方、高反、寒冷的家伙,胆子越来越肥,路上瞧见什么美景,立马车头一转,去看个究竟。而这一路上美不胜收,我们在路上的时间就越来越长。西藏天黑得晚,到晚上八九点天都还有点微光,但我们基本上都是顶着黑漆漆的天空进酒店。车虽孤家,人却不寡,三个人的配合越来越默契,司机A角B角转换自如,导航员兼全陪导游调度有序。“大白”听着车里导航声共梵乐一色,哲学与吃喝玩乐齐飞,若“大白”能开口,也只能苦笑吧。bEP潇湘晨报网

  在藏区奔驰,越往前走,那些身上印着“318我们来了”、“2018勇闯西藏”的车都不见了。好多时候,我们孤单地奔驰在蓝天白云下,陪伴我们的是牦牛和山羊,间或有藏民三两个游走。bEP潇湘晨报网

  18天后,我的假期转眼没了,上海书展在航线那头等着我,书展前方打来的电话也多了起来。“大白”开进拉萨后,我就得跟它说拜拜,然后继续我营营汲汲的人生。8月14日早晨,我目送着风尘仆仆的“大白”转身离去,现在车上只有斗峰与空月两个人了。bEP潇湘晨报网

  此后,斗峰和空月驾着“大白”,过唐古拉,翻昆仑山,蹚盐湖,千里走单骑,有惊无险地回到家中,于我又是另外一个传说。bEP潇湘晨报网

  也许天下之事莫不如此,做梦时人人皆知音,当真时同道寥寥。大音希声,大道希行,古人诚不我欺也。bEP潇湘晨报网

  文、供图/juneladybEP潇湘晨报网

  来源:潇湘晨报bEP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