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长沙> 正文

老街小巷丨明吉藩四将军府老照壁,后为野味一条街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编辑: 值班编辑时间:2019-04-14 09:15:02

Cay潇湘晨报网

  △老照壁入口,紧挨中山路乐和城旁。Cay潇湘晨报网

  在长沙中山亭黄兴中路与中山路十字交叉的东北角处,曾存在过一条叫“老照壁”的小街,小街北起中山路(现青少年宫对面),偏西斜穿出到黄兴中路。老街不长,大概五六百米。据史料记载,对面青少年宫前身为明吉藩四将军府原址,此街即古时四将军府大门前照壁所在之地。照壁即旧时筑于寺庙、官宅、大户人家门前的墙屏,与大门正对,作遮蔽、挡煞、装饰、调顺风水之用,后照壁不存在了,留了“老照壁”的街名,老照壁一直都是长沙商业繁华之地。Cay潇湘晨报网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晚期,青少年时学校经常去青少年宫搞活动,活动结束后同学们经常三五成群去老照壁玩耍、吃小吃,那时老街有很多小吃店、南食店、杂货店。成年后我曾在青少年宫的团市委工作过一段时间,加上长沙市作协也在宫内,与同事或文友去老照壁赴饭局是常事。Cay潇湘晨报网

  文、供图/黄德强Cay潇湘晨报网

Cay潇湘晨报网

  △老照壁示意图。黄德强绘制Cay潇湘晨报网

   老照壁的徐松泉是一个形形色色的小江湖Cay潇湘晨报网

  据载,清康熙开始即有此街名,到清光绪时,这条街以制伞业闻名,1949年修黄兴中路,将紫荆街东段并入,统称老照壁,新中国成立前有多家制伞店汇聚于街,最有名的是老宏贸伞铺,其所制的洋伞、油纸伞等产品畅销全国,供不应求,大多必须预订。Cay潇湘晨报网

  老街另一个著名品牌老店是徐松泉茶馆,据说当年去徐松泉喝茶的,偶有富贵,少数游手好闲之徒,大多为劳动人民。老照壁离潮宗街不远,不少卖水的,还有拖木斗车贩卖黄泥的,都是这里的常客,喜欢歪戴着破毡帽,将一只穿着草鞋的大脚丫往旁边一张板凳上一磕:“小二,来两个包子一个烧饼,再来壶老泉茶……”Cay潇湘晨报网

  我爷爷那时住黄泥街,常去徐松泉喝早茶。听他老说过,徐松泉的茶是用白沙井中的水泡出来的,特别甜,特别香,也不知真假。Cay潇湘晨报网

  总之徐松泉当时属鱼龙混杂的地方,点一壶茶、一碟瓜子、两个烧饼,可以在茶馆互吹半天牛皮。据民国资深报人严怪愚先生在其《茶馆里的众生相》记载,老照壁徐松泉茶馆因“地方集中,价格便宜,食品也还可口。茶每杯六分,包子每个两分,瓜子每碟三分,纸烟每支一分……一两角钱,便可以坐三四个钟头”。老照壁的徐松泉就是一个最能体现形形色色人生江湖的小社会。Cay潇湘晨报网

   果子狸、穿山甲、蛇,老照壁都能吃到Cay潇湘晨报网

  上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老照壁逐渐变成了长沙市最为著名的“野味一条街”,走进这条街,两旁的野味餐馆一家挨着一家,店门外的两边则摆满了关着各种珍禽奇兽的钢丝笼子,天上的有猫头鹰、游隼、野雁、山鸡等,池中的有中华鲟、水獭,甚至还有鳄鱼崽!地上的最受食客欢迎的是穿山甲、果子狸、蛇等,这些野货都有卖家送货到店,食客看中哪种按斤过秤,现宰现做,吃的是个新鲜。Cay潇湘晨报网

  我从省外贸下海去深圳经商后,任香港峻山国际布业有限公司国内代理,公司董事长陈先生经常来长沙,我们安排他住当时长沙最高档的华天大酒店,他偏爱选择中山路上的湘江宾馆,就是因为他最爱吃老照壁的野味,因湘江宾馆离老照壁近,沿中山路步行也就十来分钟,中、晚餐都在那里吃饭,中午点穿山甲,晚上必点果子狸。陈先生作为香港人还特别爱吃湖南的辣,不论穿山甲、果子狸,还是野兔、黄鼠狼,一律要求用干红尖椒爆炒,辣得一边出汗一边大呼过瘾。广东人吃得清淡,我常开玩笑问他是不是真正的香港人。Cay潇湘晨报网

  陈生唯一喜欢吃的清淡野味,是叫“蛇肉打边炉”那道菜,“打边炉”,是广东、香港那边的叫法,也就是内地人的涮火锅。店家从铁笼中掐住一条顾客挑中的无毒蛇丢进网兜过秤,记得当时六十多元一斤,四五斤的无毒蛇就要三四百元,毒蛇也有,价格就要翻几倍,把蛇剥皮,皮可赠给顾客,蛇胆取出后丢进主宾的白酒杯中以示尊敬,将蛇肉片成一片片薄如蝉翼的肉片,四五斤蛇肉可以摆满七八盘瓷碟,然后用特制蛇骨熬出的汤料倒入炭烧的铜制火锅中,里面搁一些胡椒粒、八角、大葱段、几只整干椒,等汤滚开,夹起一片片大小如杯口的蛇肉涮涮,沾一下拌了腐乳、芝麻酱、香油的调料吃。Cay潇湘晨报网

  随着国家《野生动物保护法》的不断完善规范,老照壁越来越多的飞禽走兽受到合法保护,而且力度逐渐加大。老照壁野味店红火的生意也逐步式微,纷纷转行为普通的餐饮店。但老照壁在长沙人心中是与“野味”画等号的,去那条老街吃饭的人越来越少,餐馆也越来越少,被其他店家所取代,吃野味也就不存在啦,正应了那句“没有需求,就没有杀戮”的名言。Cay潇湘晨报网

   老照壁摇身一变,成了“美容美发用品一条街”Cay潇湘晨报网

  老照壁野味一条街转型后,这条历史老街变成了美容美发用品一条街,一家挨一家的野味店变成了一家挨一家的卖洗发水、沐浴露、洗手液、净厕灵、洗洁精、牙膏等生活化工产品的店铺和批发市场。当时几乎没有私家车的概念,大型货车又进不了小街,批发日化品进货和出货全靠“叭叭车”(后面带小货厢的机动小三轮车),一辆挨一辆,一辆跟一辆。去老照壁买便宜日化用品的市民更是摩肩接踵,问价还价都是大声喊叫,场面热闹非常。老街的日化用品刚开始还比较规范,像什么飘柔、海飞丝、资生堂、沙宣等洗漱用品,佳洁士、黑人、高露洁、云南白药等牙膏之类,正品居多,性价比也高。当时我已从城北搬到了城南左家塘,金融风暴后香港布业生意不好做了,我又回到单位。妻子告诉我老照壁早不做野味了,改为了美容美发日化用品一条街,那里的日化用品全按批发价,比商场便宜不少。她们学校女同事都去老照壁买洗发水沐浴露洗衣粉等,便经常让我骑摩托车驮她去批发,还不忘给同事捎货。做到后来老照壁日化用品渐渐走偏,当时很多宾馆和全省各地日化用品商来这里进货,用大塑料桶批发,桶里产品良莠不齐、真假难辨,我渐渐就去得少啦。约本世纪初,政府为规范管理,将这些美容美发用品店迁到了离老照壁不远的邵阳坪,但仍沿用“老照壁美容美发市场”这块金字招牌。稍后邵阳坪的“老照壁美容美发市场”又迁移到高桥大市场南端建筑面积约三千多平方米的“艺美城”。Cay潇湘晨报网

  随着城市日新月异的变化,2003年,老照壁拆建成为了“时代购物中心”(即今日“乐和城”)。昔日好几百米长的一条历史老街,已不可避免地在长沙老一辈人的心目中淡忘,更为新一代年轻人所陌生Cay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