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长沙> 正文

“流浪者捡2000元上交民警”后续 回忆起草原和馒头,他嘴角微扬

来源: 潇湘晨报作者:陈诗娴实习生张梓凡编辑: 值班编辑时间:2019-02-28 07:50:02

   这并不是一次有关于人性的测验,但他却给出一份感动所有人的答案。他给出善意,同样也收获善意。衡阳“最美流浪者”何小全的故事,打动了无数人。2月26日,本报联合阿里巴巴天天正能量奖励何小全5000元正能量奖金,并联系内蒙古当地媒体,为这位心地善良的流浪者找到了家人。V8i潇湘晨报网

  捡2000元交给民警的衡阳流浪汉家人已找到,希望将其接回老家V8i潇湘晨报网

  人在流浪心在天堂!饿了两天的流浪汉捡到2000元交给民警V8i潇湘晨报网

   27日晚,记者从衡阳市救助管理站了解到,他们已与内蒙古兴安盟救助站取得联系,两地民政部门、媒体将合力帮助流浪者何小全重返家乡。V8i潇湘晨报网

V8i潇湘晨报网

  △2月27日,流浪者何小全已经住进了衡阳市救助管理站。 图/记者陈正V8i潇湘晨报网

  2月26日晚,一段特殊的视频通话发生在衡阳北二环与京深线交叉的立交桥下,离家二十多年,流浪者何小全第一次与自己的二姑通过手机视频见了面。V8i潇湘晨报网

  “这是你小时候的照片,还记得吗?”V8i潇湘晨报网

  “我现在……想起以前的事情了。”“你回来吧,我去接你去。”“我想家了,我是想家的。”V8i潇湘晨报网

  当天衡阳晚间气温降至7℃,担心何小全的身体状态受不了寒冷侵袭,衡阳市救助管理站寻亲小组在立交桥下找到了何小全。此时,他正将全身紧紧蜷缩在棉被里,见到人来,他从被窝里微微露出一双眼睛,警惕地看着来人。V8i潇湘晨报网

   “谈判”V8i潇湘晨报网

   和亲人视频通话后,他最终答应离开V8i潇湘晨报网

  “他是很倔强的。”王春光是衡阳市救助管理站信息中心主任,在与何小全打交道的过程中,“犟”是他对何小全最深的印象。V8i潇湘晨报网

  “拒绝”似乎是何小全的保护色。起初,无论工作人员说什么,何小全都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用肢体语言表示拒绝,“谈判”一度陷入僵局。V8i潇湘晨报网

  “我们换了个思路,像闲聊一样跟他唠家常。”衡阳市救助管理服务站服务中心主任刘红兵,有着多年与流浪群体打交道的经验,他分析,何小全的内心很敏感,如果过于着急,会吓到他。V8i潇湘晨报网

  “你父亲叫什么名字,还记得吗?”何小全微微眯起眼睛,想了半天,小声回答道,“叫何银壮(音)”。一旁的王春光顺势拿出手机里的照片,放大给何小全看,“你看看这是你的弟弟和父亲吗?”“这个挺像的,父亲挺像的。”V8i潇湘晨报网

  感觉到何小全内心的戒备一层层松动,王春光又拨通了视频电话,看到视频那头出现的中年女子,何小全似乎并不陌生,“二姑,是我。”听到何小全的声音,视频那头的“二姑”泪流满面,开始用蒙语说起话来,何小全也流畅地用蒙语应答。V8i潇湘晨报网

  视频结束后,何小全原本紧紧攥住被子的手松了下来,垂在被面上,见他仅穿着薄毛衣,刘红兵将一件军大衣披在他身上。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晚上十二点,何小全终于答应,暂时在衡阳市救助管理站住一晚。V8i潇湘晨报网

   细节V8i潇湘晨报网

   曾被站外救助,不愿留下姓名V8i潇湘晨报网

  王春光回忆,第一次得知何小全的事情是在2月23日,“我们查阅已有档案发现,救助站曾经救助过他。”由于何小全不愿到救助站去,也不肯留下姓名,救助站就对其进行了站外救助,并将其登记为“无名氏”。第二次救助则发生在何小全拾金不昧的事情之后,在通过与何小全的几番沟通后,王春光从他口中透露的几个关键词中,多番寻找,最终在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救助站找到一个疑似的走失人员,并通过当地政府,找到疑似何小全的家人。V8i潇湘晨报网

  目前,通过疑似其二姑提供的家人照片,何小全能辨认并说出照片中父亲的名字,也能认出自己小时候的照片,但对其家人的身份核实工作,衡阳市和内蒙古兴安盟救助站仍在确认中。V8i潇湘晨报网

   印象V8i潇湘晨报网

   他眼神清澈,有些好奇地看着荣誉证书V8i潇湘晨报网

  几次接触下来,王春光告诉记者,何小全对于归乡始终有种矛盾的情绪,“他愿意记得,又很想回避。”2月27日下午,在陪同记者进入何小全休息的房间时,王春光叮嘱再三,提醒记者不要过多提及何小全过去的往事。V8i潇湘晨报网

  见到有人进来,原本坐在床边的何小全似乎吓了一跳,立马站起来,双手垂在身体两侧,紧紧靠着床头。王春光和刘红兵安抚了几句,何小全微微侧头,眼神朝门口打量起来。V8i潇湘晨报网

  和网上流传的照片一样,何小全有一双看上去清澈、单纯的眼睛,虽然流浪在外,颠沛流离,他看上去并不憔悴苍老,比登记年龄37岁看起来要年轻一些。V8i潇湘晨报网

  待在救助站的何小全,显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网红”,见到记者递上的“阿里巴巴天天正能量”荣誉证书,何小全摆摆手,“不要,不要。”刘红兵指着证书,轻柔地告诉他,这是给好人的奖励,应该收下来。何小全才双手接过证书,有些好奇地看起来。刘红兵告诉记者,经过了解,何小全应该是初中肄业,能够认字,但多年的流浪生涯,让他的读写及沟通能力有些退化。V8i潇湘晨报网

  与记者的交谈中,何小全的表达并不利索。谈到捡钱送到警局的事,何小全回答,原因是看到里面有钱“挺害怕”,而为何害怕,他则摇摇头不愿回答。谈到流浪的生活,他告诉记者,经常会在路边捡饭,睡的、用的也能捡,因此这些年也没有做工讨生活。而谈到家乡时,何小全情绪有些起伏,“有草原,我们吃馒头和大米饭”,说到这里,何小全的神情有些放松,嘴角微微扬起。V8i潇湘晨报网

   进展V8i潇湘晨报网

   家人想寻回他,两地仍在商议返乡方案V8i潇湘晨报网

  除了衡阳市救助管理站的积极奔走,内蒙古兴安盟救助站也协同当地媒体《内蒙古晨报》一起,寻找何小全的家人。V8i潇湘晨报网

  “目前,有一户家住兴安盟科尔沁右翼前旗桃合木苏木合力木嘎查村的人家,其出走多年的长子布仁,各方面情况与何小全很相似。”记者从当地媒体了解到,这位出走多年的“布仁”,生于1981年,年龄与何小全相仿。V8i潇湘晨报网

  “布仁”的弟弟叫毕力格,今年30岁。对于哥哥的记忆,毕力格并不太多。“布仁”十几岁就离开了家,而当时自己还没有十岁,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加之家中父亲的身体也不太好,毕力格想寻回哥哥的心愿越来越强。但目前仅靠自己打工赚的钱,还不够家中开销,最近父亲也因病住院,家里经济负担更重。V8i潇湘晨报网

  毕力格告诉记者,2008年哥哥“布仁”曾在北京出现,然后被送到通辽救助站,救助站给了回家的路费让他回家,但从救助站出来的“布仁”则选择再一次流浪。V8i潇湘晨报网

  何小全将以何种形式与家人团聚?目前,衡阳救助站和内蒙古兴安盟救助站仍在商量最终方案,王春光告诉记者,如果何小全的家人因种种原因无法前来接回,他们也会陪着何小全一起,踏上返乡之路。V8i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记者陈诗娴实习生张梓凡衡阳报道V8i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