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长沙> 正文

【秘境·长梯隘】云海、溶洞、石林,是村庄的朴素颜容

来源:作者:常立军编辑: 机器人时间:2018-11-04 07:55:02

   卷首语dmK潇湘晨报网

   山河万朵dmK潇湘晨报网

  深入武陵山区,是需要一点勇气的。dmK潇湘晨报网

  在进入这片秘境之前,我们在常德石门皂市镇稍作停留,从这里起始,就算是进入了武陵山区的秘境之门,眼前苍莽无尽的群山预示着我们将进入一个不同于平日的世界。尽管湖南多山,但这里与湖南大多数地区所属的江南丘陵不同,武陵山区已跨入地理上的二级阶地,这是一条纵贯中国南北的深山带。dmK潇湘晨报网

  其后,我们一路沿着渫水河上溯,其间,山势耸峙,谷壑深邃,而道路则是无穷尽的折弯,经常会忽然进入一条在漫长无人的山路上,让我们怀疑前行的方向是否正确,直到在道路的某段,忽然又见到一个村落或小镇,才确认是没有迷失。dmK潇湘晨报网

  那天深夜时,我们还在路上。星月无光,山路无尽,巨大而深沉的黑暗似乎要将我们吞噬,我们在群山的海洋中挣扎,山路时而尚好,时而极烂,草深林密,山高路远,行程极为艰险。一路上,我们都在讨论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去那个叫长梯隘的地方?从县城到那里,仅仅137公里的路程都要跑四五个小时,有限的旅行时间,几乎大半要浪费在路上。我们的心在纠结得失。dmK潇湘晨报网

  因为疲惫,大家开始变得静默。不说话的时候,潜意识便渐渐苏醒过来,与暗夜中的群山对话,与武陵山的静谧深沉灵犀相通,隐约间,似乎能感受到一个真正的秘境正在慢慢向我们显现。为什么一定要有目的地呢?暗夜里山河迷离,和我们彼时的心境如此契合。dmK潇湘晨报网

  也许,真正的秘境既不是“心远地自偏”的自我安慰,也非一定是某个具体的所在,它应该就在我们追寻的道路之上,伴随着我们的心路历程。dmK潇湘晨报网

  当我们终于在漆黑的夜晚到达海拔接近800米的长梯隘时,星光殷殷,天地焕然一新,瞬间散去一路风尘。宋代的柴(茶)陵郁禅师曾有一偈: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一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有一颗看山河如花开的心,哪里不是秘境?dmK潇湘晨报网

dmK潇湘晨报网

  △在长梯隘的夹山垭看云海,于我们而言,是惊喜,于村民而言,是日常。这个世界并没有被完全“扁平化”,地理依然在制造着生活体验的巨大差异。 图/记者常立军dmK潇湘晨报网

  如何解读一座村庄?dmK潇湘晨报网

  “一夜山中客,十年尘外人”,这样的一副对联挂在一家旅店的门上,也算是相当清新脱俗了。来长梯隘做“山中客”,是一种奇妙非凡的体验,强烈的“地理感”与田园气息在此完美统一。天坑、溶洞、天生桥、红石林、古人类化石遗址密集地汇聚在这方土地之上,可谓“奢华”,地质学家童潜明教授曾对这里有很高的评价,然而,它又是朴素的,田园牧歌式的生活随处可见,朴素的人文与奢华的山野,共同交汇出这一方武陵秘境。dmK潇湘晨报网

   村里坐拥一家地质公园dmK潇湘晨报网

  长梯隘在壶瓶山与张家界之间,与壶瓶山隔峡谷相望。它是长梯隘村,也是省级地质公园。dmK潇湘晨报网

  “村庄”与“地理”,似乎是两个联系并不密切的词语,多数的村庄都建造于地势相对缓和、适于人居的地理空间之上,村庄的人居田园气息往往浓厚,却一般没有什么强烈的“地理感”。dmK潇湘晨报网

  然而在长梯隘,地质公园就在村中,村庄也在地质公园里,它们毫无违和感地融为一体。dmK潇湘晨报网

  为什么一个村落会坐落于如此高耸的山间?它为什么要叫“隘”?这样一个听起来就会感到“艰险”的名字。其实这和古代的民族区域统治体系有关,1639年(明),设立“两关十隘”,《石门县志》载:“中乡自新关以上,山渐多,路渐险,北乡全境,山愈总杂,有一所二关十隘,为覃、唐、伍、陈、郑、诸姓。”dmK潇湘晨报网

  其中“十隘”就有长梯隘,辖原罗坪乡、安溪乡、南北镇、中岭乡,隘关所在地就在今长梯隘村衙门口。土司衙门修建于明朝洪武年间,即1369年。在土司制度管理区,土司大人享有高度自治权,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改土归流”后,这里才结束长达366年的土司制度。也就是说,如今管辖着长梯隘村的罗坪乡,最初是被长梯隘管辖的。我们在客栈的对面,按照导游图所示,找到一处民房,这里被标注为土司衙门的所在地,然而早已毁于一场大火,只剩下一个引发历史联想的地名:衙门口。dmK潇湘晨报网

  长梯隘村生长在海拔600~800米的高山之上。dmK潇湘晨报网

  这样的村落,注定与湖南大多数丘陵谷地间的村落气质不同,有更多的“仙气”。dmK潇湘晨报网

  天色昏黑的黎明前,被手机吵醒,旅店的徐老师一早就喊我们去看云海。其实对于云海,我们大多都有些审美疲劳了,毕竟这些年在名山大川中也见过很多云海景观,在努力克服了起床的困难之后,我们在黑暗中开车上路。dmK潇湘晨报网

  因为山势环绕的缘故,长梯隘村各个景点之间的道路都非常遥远。想要逛遍全村,没有车是不敢想象的,我们早上开车要去的地方,叫夹山垭,其实就在山峰的另一侧。dmK潇湘晨报网

  到达崖边时,阳光尚未露头,而云海已生。如海的白的云浸没了暗黑的山,巨大的峡谷中流云奔涌,低矮的丘陵在云海中若隐若现。过了大概十分钟,太阳便从山间升起,一瞬间,红霞满天,云海由白转红,山也刹那间变得青翠起来,幻灯片般地翻过了一页仙境。dmK潇湘晨报网

  崖边数量不多的游客,随着光影的变幻不时爆发出各种惊叫,我却注意到旁边田地里有早起的农妇已在劳作,对于我们的大呼小叫她似乎早已习惯,甚至懒得抬头看一眼。其实,何止是对我们,即使是这仙境般的云海景观,对她而言,也不过是日常罢了,这“坐看云起时”的生活,怎能不让人羡慕?dmK潇湘晨报网

  夹山垭云海所在在地质学上被称作“夷平面”,从地质学的角度讲是指各种夷平作用形成的陆地平面。包括准平原、山麓平原、风化剥蚀平原和高寒夷平作用形成的平原等。夷平作用是外营力作用于起伏的地表,使其削高填洼逐渐变为平面的作用。从构造的角度理解:地壳稳定,地面经长期剥蚀—堆积夷平作用,形成准平原,之后地壳抬升,准平原受切割破坏,残留在山顶或山坡上的准平原,称为夷平面,或称山顶面。dmK潇湘晨报网

  也就是说,这个地方发生过多次的区域性间歇升降运动。地质运动的神奇造就了长梯隘独特的地理气质,这里的地质遗迹多到令人艳羡。dmK潇湘晨报网

  青石林、红石林这种在很多地方要花钱才可以看到的景点可以用“漫山遍野”来形容,加起来有近万亩。作为中国园林艺术的模本,石林景观是最好的天然园林,长梯隘最大的红石林景区就在一片茶园坡地之上,以群山为背,正是一个天造的景观。这里溶洞也比比皆是,云海景区的路边下去不远就有一个天目洞,奇幻之处在于洞顶有洞,光线正佳的午后,光柱从洞顶透射进来,形成“洞中天目”的迷幻美感。除此之外,还有岩子口峡谷、落水洞、花丝洞、百丈峡、牙齿洞等地质遗迹,其中牙齿洞中发现了大量的人类牙齿化石,具体的年代之谜依然有待揭开,笼罩在长梯隘这片高山村落上关于古人类的神秘疑云,依然浓厚。dmK潇湘晨报网

   一个“文艺”的村庄dmK潇湘晨报网

  长梯隘村有一个景点叫“千年银杏”。dmK潇湘晨报网

  我们从客栈出发,走了大概两公里的路程,翻越一座山坡,看到银杏树巨大的树冠展现在我们面前。银杏生长于山间谷地之上,周无杂树,傲然不群,可惜尚未到深秋,树叶只是微黄,若是深秋时节,金黄的树冠与周围的青山将会构成极美的色彩对比。dmK潇湘晨报网

  这棵银杏树据说已有千年,须八位成年人才可合抱,树上挂满红色的祈福带,树下则有焚香炉,我们来到树下时,还有香火缭绕。长梯隘人把这棵树当作护佑福祉的神树,决不允许它受到任何伤害。这种对自然的崇拜已沁入到长梯隘人的生活之中,对于所有古老的树,他们都有一种天然的敬畏,于是,在村中,我们还可以看到古柳、古枫杨等诸多被保护起来的古树。dmK潇湘晨报网

  作为最古老的生产方式,传统耕作是最依赖于自然的。所以,对于山川,对于河流,对于土地,这些生养了他们的自然之物,他们有发自内心的尊崇。dmK潇湘晨报网

  对于自古以来就生长于此的人们而言,山高地少的长梯隘并不是一块适合大面积耕作的地方,但仰赖于自然的生活还是让他们世代选择了在此生息,种植稻谷与玉米、红薯等作物。随着时代的发展,他们已开始转向种植茶叶和烟叶等经济型作物。这里是高山区,可以出产富硒的优质茶叶。dmK潇湘晨报网

  传统的不仅仅是农耕,即使是在科技发达的当代,村中仍然保留了许多传统的技艺,那些年老的传统手艺人如木匠、篾匠、剃头匠等,依旧为广大村民服务。dmK潇湘晨报网

  有山就有歌,这是山里人真情的流露,不同的山头唱着不同的歌谣。dmK潇湘晨报网

  罗坪山歌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据清同治《石门县志》记载:明朝中叶石门知县严维在题咏《小乡风俗》诗中曾这样描绘:“山讴挞败鼓,小据踏歌儿”,并注释为“民间耕作,每击鼓唱歌”。dmK潇湘晨报网

  长梯隘是个充满文艺气息的山村,村里流传的山歌就千余首。山歌题材广泛,远至帝王将相,近到身边花草树木、恩爱情缘,大至自然的日月星辰、水光山色,万事万物皆可为歌。dmK潇湘晨报网

  “山歌本是古人留,留给后人解忧愁,张郎出门三声喊,李郎出门喊三声,忧愁抛在九霄云”。dmK潇湘晨报网

  深山里的人们想要不郁闷,其实很简单,只要对着大山喊上几嗓子,一切就真的烟消云散了。dmK潇湘晨报网

  撰文/潇湘晨报记者常立军dmK潇湘晨报网

 dmK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