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长沙> 正文

在最危险的地方最想家!中建五局驻外员工五年来第一次陪家人过中秋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编辑: 机器人时间:2018-09-25 08:00:01

  过完中秋节,不少人踏上返回工作地的归程。中建五局驻外工作人员罗彦宓也是其中一员。nYR潇湘晨报网

nYR潇湘晨报网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nYR潇湘晨报网

  只是与大多数人不同的是,等他再归家,可能要等上一年光景。五年间,他总算陪着家人过了一个中秋节。nYR潇湘晨报网

  9月23日傍晚,在家族聚餐的饭桌上,罗彦宓喝了很多酒。“走过这么多地方,最好吃的菜还是我妈做的梅干扣肉。”孩子们的打闹,父母的笑脸,在腾腾的热气中浮现着幸福。从2013年5月3日,由中国建筑第五工程局有限公司外派至塞拉利昂工作起,这是五年来,他与家人共度的第一个中秋。nYR潇湘晨报网

  罗彦宓是中建五局海外事业部西非营销中心的副总经理。他每次驻外工作,无特殊情况下都要待满十一个月,才能获得一个月的假期。“这次长假刚好赶上过节,这是我过的最难忘的一个中秋了,只有回到家里,才能体会到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美好。”nYR潇湘晨报网

  在最危险的地方最想家nYR潇湘晨报网

  “其实不仅中秋,在万里之外,想家的感觉是时时刻刻的。”罗彦宓说,在非洲和其他驻地工作时,无论环境多么艰苦,他都没有脆弱的时刻,但是只要想家的感觉涌上心头,就会睡不着觉。“朦朦胧胧睡眯着一会儿了,也都是家人的影子。”他每天都会跟家人视频。nYR潇湘晨报网

  最想家的时候,是在异国身处险情之时。2016年7月,罗彦宓工作的孟加拉国达卡市发生了IS极端组织劫持外国人质事件,袭击的地点距离罗彦宓的住处只有三百米远。事件发生后,罗彦宓等中方工作人员被大使馆安排撤离回国。“那一次我特别紧张,归心似箭。在那种危险的境地,才能体会到,家里才是唯一能抚慰你所有不安情绪的地方。”nYR潇湘晨报网

  罗彦宓清晰地记得子弹呼啸而过的声音。“当地武装部门连夜把极端组织的人击毙了,那子弹声像是雷阵雨一样,像鞭炮一样,密集到我都忘记了害怕。后来看报道,那一晚警方共发射了1000多发子弹”。7月4日,罗彦宓和同事一起回国,由昆明转机至长沙。在飞机上,罗彦宓靠着报纸上的新闻,才较为清晰地知晓了这个事情。他心情颇为焦躁,也没敢把这次的事件告诉家人,不知道家人是否已经通过新闻知道了。回到长沙,当家人见到罗彦宓的一刻,都很惊讶:你怎么回来了?罗彦宓什么都没说,拥抱着妻儿和父母,喃喃说道:回家真好……nYR潇湘晨报网

  原来那两天,家人因为有事,未看到新闻,见到风尘仆仆、安然无恙的罗彦宓,父母一阵心酸。“他们甚至都不希望我再出去了。之后,每次我要再去国外,他们总是问东问西,比以前更担心我了。”nYR潇湘晨报网

  罗彦宓的妻子是他的大学校友。结婚十年,她说已经习惯了这种长期的两地分隔,与突发的各种意外。“能够理解他的工作性质,但是也会忍不住为他担惊受怕。”而他们的大女儿,每次都会在罗彦宓远行时表示出不舍。“我一出门,就会抱着我大哭,现在长大些了,会表现得酷一点,但是也是一脸的不情愿。”罗彦宓笑着说。他的小儿子才两岁,“现在还不太懂事,估计以后也会和姐姐一样,黏着不让我走”。nYR潇湘晨报网

  在非洲的生活有融合也有隔阂nYR潇湘晨报网

  中秋之后,罗彦宓即将回到塞拉利昂工作。回忆起第一次去那边的感受,罗彦宓最大的体会就是:距离太远了。“在国内从广州启航,先到埃塞俄比亚转机,再到加纳,再到利比里亚,最后才能到达塞拉利昂的首都弗里敦。全程要经过两天两夜的飞行历程,终于到达后,累得都有一种穿越了时空的感觉。”nYR潇湘晨报网

  初到塞拉利昂,一切对于罗彦宓来说都是新鲜而充满挑战的。尤其是买东西方面。他说,两斤的海鲜大龙虾约合30元人民币,而一斤的包菜也是这个价格,日常普通的吃饭食材比国内要贵很多。nYR潇湘晨报网

  罗彦宓的工作并不轻松,他要向塞方政府部门介绍公司项目信息,也要负责整个营销进度的把控。在那边待久了,他能感受到,当地人民普遍都对中国人很友好。“知道你是中国人后,都会说Chinagood。其实整个非洲都是这样,毕竟中非的友谊是有历史传统的。”nYR潇湘晨报网

  热情之下,罗彦宓觉得与当地人民在文化方面有融合,也有隔阂。“他们对我们的节日不是很了解,中秋、春节的时候会邀他们一起过,普遍参与兴致都不高。但是他们会了解到这个时间段是我们重大的节日,每每这时,就会很知趣的不来找我们办事,让我们享受节日的假期。”nYR潇湘晨报网

  在海外工作,工作压力与文化隔阂是必然的。但罗彦宓也感受到了国内给予驻外人员的大力支持。“住的环境还不错。现在中资企业在那边投建的项目越来越多,国内也很重视我们这些驻外人员的生活条件。”罗彦宓说。nYR潇湘晨报网

  再度启程,家人的关怀是最大的动力nYR潇湘晨报网

  随着业务关系的进展,罗彦宓的工作压力也日渐增强。他把塞拉利昂那边的合作方人员称作业主。“我的工作要周旋于当地各个业主部门之间。塞拉利昂的领土面积只有湖南省面积的三分之一,人口也只有700万,业主的办事效率不是很高,通常一个小的文件也得向总统亲自汇报,中间又得耗费许多流程。”nYR潇湘晨报网

  但是,罗彦宓觉得,在外打拼这么多年,这些挑战与压力都在自己能掌控的范围之内。nYR潇湘晨报网

  “前不久不是举办了中非合作论坛吗,我相信在更多的中国企业到这边发展后,在市场更广阔后,与当地部门的融合也会越来越顺畅。”罗彦宓很朴实地坦言,市场发展更大后,他们驻外人员的待遇也会相应变得更好。“我们在外干活也更有干劲,家里人也会更加放心。”nYR潇湘晨报网

  过完这个最有意义的中秋,罗彦宓又将启程了,再归家时尚需一年光景。“月亮还是中国的圆,菜还是家里做的好吃。”在万里之外的异国他乡,单位的支持,家人的关心是牵挂,更是动力,促动着罗彦宓。nYR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记者兰叶青长沙报道  nYR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