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长沙> 正文

60多年前三室一厅标配的建湘新村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编辑: 陈艺妮时间:2018-09-02 12:03:46

88071535824521000.jpgTLh潇湘晨报网

建湘新村周边变化翻天覆地,里面几乎没有变,还保留60多年前的面貌,居民的不少生活习惯也停留在从前。TLh潇湘晨报网

36101535824521000.jpgTLh潇湘晨报网

水塔是建湘新村的地标。TLh潇湘晨报网

26351535824521015.jpgTLh潇湘晨报网

进入建湘新村的一个入口。TLh潇湘晨报网

6071535824521015.jpgTLh潇湘晨报网

墙面斑驳。TLh潇湘晨报网

  建湘新村位于长沙北门外,是长沙规模偏大的老居民点,上世纪60年代就有40多栋楼房,只有砂子塘新村可以媲美,红旗区、朝阳新村、望月湖都是后来建设的。前些年我特意问过一位长沙玻璃厂退休的老先生,他1956年住进建湘新村,他说当时建湘新村就有成片住宅,建湘新村绝大多数是长沙市房地局所建,用来出租给市民。不到百分之十是各个单位建筑的职工宿舍,譬如长沙铁路局、湖南建湘瓷厂、湖南动力机械厂宿舍。以此推算,建湘新村建设已超过62年。按现在流行的说法,那时建湘新村是住宅中的战斗机。房子的标准户型是三室一厅两厨一卫,也就是今天公寓楼的户型,分别由两户或者三户人家共同居住,建湘新村建成之日即水电入户,户外路面水泥硬化。长沙上世纪70年代,还有为数不少的市民,饮用水吃河水和井水。到上世纪80年代才逐步普及公寓楼,大部分住的是平房和筒子楼,到上世纪90年代末期才住进独立厨卫的房子。我1990年结婚的婚房都只有公共卫生间。一句话,建湘新村各项硬件设施领先长沙市区30年。    文、图/陈波TLh潇湘晨报网

  折纸飞机、跪碑、盖卢游戏一天玩的不重样TLh潇湘晨报网

  那时的建湘新村四面山水环绕,生态系统超级棒。四季景色各不同,春夏季节,蝉蛙齐鸣,流萤飞舞,一颗流星划破夜空,拖着长长的尾巴。生活方便指数和孩子入学指数也爆表,居民点内有两所小学,百货店、菜店、粮店、邮局、电影院都在十分钟步行范围。TLh潇湘晨报网

  1966年至1978年,我从2岁到14岁,都住在建湘新村,这里有我满满的童年记忆。今天的孩子玩电游网游,我们儿时到处野游,两者区别除了一个室内一个野外,还有就是一个收费一个免费,网游是纯玩,野游需要自己动手做道具,譬如折纸飞机,更考验动手能力的是溜冰车、弹子盘车,童年游戏有几十种,一天玩的可以不重样。TLh潇湘晨报网

  春秋气候宜人,最适合户外游戏。跪碑、盖卢等都在这两季盛行玩。跪碑的玩法是,在五六米甚至更远处立一块窑砖,参与者轮番用自己手中窑砖,投掷远处立着的窑砖,掷中为胜。盖卢这个游戏和跪碑不同之处是,晚上也可以玩。黑咕隆咚的夜里,让你投掷远处的跪碑,怎么玩得下去?盖卢就不一样,白天黑夜味道各异。一般是在住宅楼的空坪倒扣一只废弃的洋瓷把缸,玩家铜坨剪刀布分出谁做摸子,也就是负责寻找的人,大家一二三开始,由一人狠命踢开倒扣在地上的洋瓷把缸,随后一哄而散躲藏。摸子要在一定时间找出躲藏者,返身跑向洋瓷把缸,一脚踏住,随口喊出被发现者名字加盖卢,就算赢了这局游戏,接下来盖卢者就成了摸子。盖卢考验的是摸子的判断和敏捷,他要判断参与者躲藏的方位,并且迅疾做出反应。TLh潇湘晨报网

  儿时建湘新村每年下大雪,白茫茫一片TLh潇湘晨报网

  每到春季,现在的市民为之痴迷的油菜花,于我太熟悉,没有了新鲜感。三四月份,大地回暖,建湘新村小学门口成片金黄色油菜花怒放。小伙伴用棉线吊着小纸片奔跑,小纸片在油菜花地飞舞,一串串蝴蝶跟在后面,此时一手就能抓一只小粉蝶。艳阳天油菜地的奔跑,定格在童年的记忆。TLh潇湘晨报网

  长长的暑假,小伙伴玩的格外嗨。捉哼哼(金龟子)、铁牛、悬廉子(蝉)、洋咪咪(蜻蜓),野泳,斗恶霸萋萋(牛筋草)。一人执一根恶霸萋萋,穿过活结后锁死,互相撕扯,断者输。TLh潇湘晨报网

  有年夏夜,一群妹子集体劈一字马,从房子的这头到那头,连成一线,煞是好看。TLh潇湘晨报网

  夏日清晨,气温凉爽,小伙伴三五一堆,坐在房子西头做暑假作业。这时的我们一本正经,和上房揭瓦时的猴样判若两人。TLh潇湘晨报网

  夏日中午,热浪袭人,我们这帮小屁孩也畏怯,外婆躺在铺着牛皮纸的水泥地上,窗外是不知疲惫的蝉鸣。TLh潇湘晨报网

  夏日夕阳西下,大人忙着给地面泼水降温,我们捧着饭碗边吃边聊,四处游荡,时不时互换碗里的菜肴。暮色四合,孩子们躺在竹铺上听大人讲鲁提辖拳打镇关西的故事,孩子心充满对侠客的崇拜和向往,同时完成原初的经典熏陶,伴随外婆轻摇的蒲扇沉沉入梦,整个世界都静了下来。TLh潇湘晨报网

  那时的冬天格外冷,格外长,外婆的谚语就能印证,九月重阳,泥火进房,意即农历九月重阳开始,家里要生火取暖了。隆冬时分,池塘被一层薄冰覆盖,屋檐挂着水晶样的凌干子。雪天最好玩的除了打雪仗、堆雪人,就是玩溜冰车,溜冰车是一种自制的独人雪橇,可以由小伙伴推着或者拉着前行,更刺激是从斜坡冲下来。我动手能力差,溜冰车都是小伙伴帮我做。记忆中儿时每年都下大雪,有一年格外大,记得晚饭后,独自一人踩在齐膝的雪里,建湘新村周遭白茫茫一片。几十年过去,踏雪声和粗重的呼吸声,回响在中年的脑海里。TLh潇湘晨报网

  去便河边买洋炮子弹,玩伴魏果杉带我去的TLh潇湘晨报网

  外婆虽把我宠溺到天,日常家务还是让我做,我也乐意去做。喜欢买菜,一是让刻板的日常,多一个变化,还有就是可以落铜(长沙方言),将剩余的铜板(钱)悄悄吞没。天还蒙蒙亮,就去菜场排队买菜。望不到尽头的长龙,缓缓移动。有次一眼瞄中隔壁韩姨排在队伍前头,假装不认识,直接站在她身前,买完菜,用落铜的零钱去饮食店买一个五分钱的油粑粑奖励自己。这种油粑粑,仅伍家岭饮食店独有,一般油货经过高温煎炸变得焦脆,而油粑粑却松软香甜。后来我去过九尾冲、下大垅、丝茅冲、德雅冲饮食店,都没有这样的油粑粑。TLh潇湘晨报网

  在建湘新村生活了12年,离开几十年了,小伙伴的名字我记忆犹新,连从小听我念叨的女儿也倒背如流,小伙伴有唐飞舟、魏果杉、旷立新、陆朝辉、吴小勇、姚妹和她哥哥邓肯亮……TLh潇湘晨报网

  人生第一次接受请吃,是在伍家岭饮食店。刚进一年级一周左右,同学唐飞舟请我在伍家岭饮食店吃冰绿豆沙和油条。绿豆沙九分钱一碗,油条三分钱一根,我们两个小屁股一人一份。TLh潇湘晨报网

  人的活动半径和年龄有关。童年时,独自一人去到最远的地方是离家一里地的伍家岭,去那买冰棒法饼包子。有次想去离家五六里地的便河边,买洋炮子弹。既不认路,也不敢去那么远。央求大我两三岁的小伙伴魏果杉带我去,魏果杉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我童年的玩伴,魏果杉巨好。一是他从没欺侮我,还一个是,妈妈说,他和我们一起玩耍,我们泥巴糊撸,魏果杉干干净净。一次想去动物园,邀请隔壁大我四五岁的邓肯亮陪我。他提出要请他吃零食才陪我去。只好买一角钱麻卷跟一角钱香元条。TLh潇湘晨报网

  搬家离开建湘新村已41年了,只在十六七岁时见过一次魏果杉,那时他应该二十岁了,一米九的大汉,还如小时候在建湘新村时一样憨厚。TLh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