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长沙> 正文

患病母亲怕拖累家人留下银行卡出走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张沁编辑: 陈茜时间:2017-05-18 11:09:01

muqin.jpgkaD潇湘晨报网

梅启英生活照。受访者供图kaD潇湘晨报网

  肿瘤检查结果出来的前一天,59岁的梅启英选择出走。kaD潇湘晨报网

  电话那头,儿子告诉她,这个病治得好,这个钱他出得起,可梅启英还是很担心,怕儿子骗她,怕自己的病治不好,更怕自己的病会拖累家人。kaD潇湘晨报网

  出走前,梅启英把银行卡和500元现金留给了家人。之后,她跟儿子说了句“拜拜”,便失去了联系。kaD潇湘晨报网

  本报实习记者张沁长沙报道kaD潇湘晨报网

  5月17日,是梅启英从荆州市肿瘤医院出走的第9天。这段时间里,她的大儿子梅进和家人从荆州寻到她的老家弥市村,再从荆州来到湘潭,又辗转到长沙,每隔一小时就打个电话,到处找人。“这些天我睡醒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半夜醒了又接着打,但她(梅启英)电话一直关机。”梅进很自责,他没想到母亲会因为担心患病拖累家人而出走,“母亲应该还在长沙,我得找到她。这治病的钱,我出得起。”kaD潇湘晨报网

  母亲出走 留下500元现金便离开了kaD潇湘晨报网

  梅启英今年59岁,是湖北省荆州市弥市村人,平时和小儿子梅小山住在一起,出走前在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做零工。kaD潇湘晨报网

  5月初,梅小山突然发现母亲手上有针孔,觉得奇怪,便问母亲怎么回事。“开始一直说没什么。”梅进介绍,后来弟弟不停追问,母亲才承认是身上长了4个“疙瘩”,脖子上的最大,有鹌鹑蛋大小。为此,她多次去小诊所看病。kaD潇湘晨报网

  5月4日,梅小山送母亲去荆州市肿瘤医院住院检查,让父亲在医院照顾。“检查结果要6天后才出来。”梅进说,令他想不到的是,结果出来的前一天,母亲却选择了出走。kaD潇湘晨报网

  5月9日上午,正在上班的梅小山突然接到母亲电话,说了句“在汽车站寄存了500元现金和你爸的身份证”便挂了。梅小山觉得奇怪,再打过去时电话已关机。意识到不对劲,梅小山赶紧拨打梅进电话。“当天上午我也接到妈妈的电话,她问了句你爸在哪儿,我说在医院,就挂了。”梅进回忆,当天下午,他曾拨通过母亲的电话,问她在哪儿,母亲回了句“我很好”,便再次关机。kaD潇湘晨报网

  梅进家人立即四处寻找,在医院附近贴寻人启事,又回母亲老家弥市村打听,都没找到。kaD潇湘晨报网

  5月10日,梅进接到医生电话,称检查结果是非霍奇金淋巴瘤,“医生说是早期,能治好。”梅进称,每次的化疗费大约是4000元,估计9至10次,“这钱我出得起。”kaD潇湘晨报网

  儿子寻找 睡醒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kaD潇湘晨报网

  母亲出走后,梅进不停地拨打母亲电话。10日上午11点左右,电话终于接通,电话那头传来母亲的哭声,“一直在哭。”梅进回忆,母亲一直说“不想回来拖累你们,这病治不好了”。“我说检查结果出来了,能治好。但她却不相信,一直说我骗她。”梅进说。kaD潇湘晨报网

  “她在电话里跟我说了句‘拜拜’,便挂了,再也打不通了。”说到这,梅进红了眼眶,“我妈从没和我说过拜拜。”kaD潇湘晨报网

  5月13日上午,梅进找到荆州沙市长途汽车客运站,查看监控发现母亲曾在大厅出现过,但没有看见母亲从站内出来,推测母亲坐车离开了荆州。于是,他拿着母亲的照片,找长途司机一个个地问。问到第4个司机时,终于得到好消息。“一个跑湘潭的师傅说见过我妈,说她去了湘潭。”听到这个消息,梅进来了精神,“湘潭石鼓镇是我爸的老家,可能去那了。”kaD潇湘晨报网

  当天,梅进和家人赶到湘潭。“想着这次一定能找到。”梅进在湘潭找了3天,仍没有头绪。这时,家里传来消息,称手机定位显示母亲10日那天在长沙。15日,梅进来到长沙,在各个车站寻找母亲的下落。kaD潇湘晨报网

  “我妈身上没多少钱,以前从没单独出过远门。”梅进很担心,“我妈胆子小,又怕黑,不知道她睡哪儿,吃得怎么样,身体怎么样。真的担心她的病情会恶化。”kaD潇湘晨报网

  每隔1小时,梅进都会试着联系母亲,“睡醒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半夜醒了接着打电话,但一直关机。”梅进无奈地说。kaD潇湘晨报网

  讲述kaD潇湘晨报网

  母亲很节省有时还捡垃圾卖钱kaD潇湘晨报网

  直到梅启英出走,梅进才将母亲的种种异常反应联系起来。“我妈住院后,曾将银行卡交给我保管。”梅进称,当时有点起疑,但母亲说住院带着银行卡不方便,让他拿着安全些。kaD潇湘晨报网

  梅进介绍,母亲住院后曾对他说,“治这个病要花很多钱,又不知道能不能治好。”当时,梅进只顾着打消母亲的顾虑,但没想过母亲会因此事出走。kaD潇湘晨报网

  “我妈住得很简陋,睡的是用凳子拼的床。”梅进说,母亲平时很节省,经常吃些便宜的青菜,有时还去捡纸壳和饮料瓶卖钱。说到这,梅进默默用手擦了擦眼泪,“是我没尽到做儿子的义务,没照顾好母亲。”kaD潇湘晨报网

  “我给她租过好一点的房子,但她不去。”梅进说,母亲从不舍得花钱,一件衣服穿很多年,“出走时穿的那件衣服是我姨给的。”kaD潇湘晨报网

  母亲出走后,父亲的脾气变得更暴躁,甚至还想到了轻生。梅进自责地说,“母亲应该还在长沙,我得找到她。”  实习记者张沁kaD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