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长沙> 正文

老父和妻子同时患癌症,他陷入生命的两难选择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周凌如编辑: 叶岱时间:2016-10-22 08:55:56

y5.jpgiQq潇湘晨报网

10月21日,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胡秋桂正在给患病的老婆按摩。近日他的父亲与妻子先后被确诊为癌症晚期。图/潇湘晨报记者杨旭 iQq潇湘晨报网

  坊间有个玩笑,母亲和女友同时落水,你该救谁?iQq潇湘晨报网

  近日,胡秋桂也面临了一道类似的选择题,前后只相隔半个月时间,父亲与妻子先后被确诊为癌症晚期。iQq潇湘晨报网

  面对高额的治疗费用,是选择救血脉相连的老父亲,还是选择救结发十余载的妻子,胡秋桂的内心陷入了挣扎。iQq潇湘晨报网

  “我想救父亲,我也想救妻子。”10月21日,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病房内,胡秋桂正在给躺在病床上的妻子按摩。半个月的时间内,父亲和妻子先后被确诊为癌症晚期,两个人的治疗都迫在眉睫,但他拿不出那么多钱,只能选择救一个人,不然两个人的病情都会因此被耽误。iQq潇湘晨报网

  父亲iQq潇湘晨报网

  已经被下达病危通知iQq潇湘晨报网

  在胡秋桂的印象中,父亲尽管已经68岁了,但身体一直健朗,平时还能在地里种点口粮。2016年8月底,在广东省云浮市工作的胡秋桂回了一趟汨罗老家。他意外发现,父亲有些手脚无力,食欲不振,还伴有眼睛发黄,皮肤瘙痒等症状。他猜测父亲可能患上了黄疸肝炎。iQq潇湘晨报网

  因为着急返回去上班,胡秋桂便委托姐姐带父亲去汨罗市人民医院做检查。当时医生怀疑胡秋桂父亲患有冠心病,便按照冠心病进行治疗,并未做肝胆方面的检查。直到2016年10月,胡秋桂父亲的病情一直没有好转,意识到情况不对,医院建议将病人转到上一级医院进行全面检查。胡秋桂的哥哥和姐姐便将父亲送到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治疗,最终确诊为癌症晚期。iQq潇湘晨报网

  “医生说,按照我父亲的身体状况,如果进行切除手术风险会很高,有可能在手术过程中就突然离世。”胡秋桂告诉记者,医生说他父亲只能承受一个小手术,在身体里面安置一个金属支架,把堵塞的管道疏通,借此延长寿命。iQq潇湘晨报网

  “之前在检查时,已经放了一个塑料支架,但没起什么作用。”他介绍,因为他父亲胆质指数偏高,需要先通过药物治疗使指数下降到安全的数值才能进行手术。正常情况下,为父亲治病保守需要花费五六万元,但如果引发出血等情况,后续费用无法估计。现在父亲在家里休养,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如果不进行手术就要准备后事了。iQq潇湘晨报网

  妻子iQq潇湘晨报网

  手术后情况仍不乐观iQq潇湘晨报网

  让胡秋桂难以接受的是,在父亲被确诊之后,仅仅半个月时间,一直在老家汨罗照顾孩子与父亲的妻子田向丹,也被确诊为癌症晚期。iQq潇湘晨报网

  不久前,在与妻子视频聊天时,胡秋桂发现,妻子的皮肤状况与精神状态都不对劲。询问后才知道,近来妻子感觉皮肤瘙痒,打消炎针也不见好转。在胡秋桂的坚持下,田向丹到医院检查发现,在她胆管、胰管和十二指肠交汇的地方,也被不明物体堵塞。因为田向丹的病情仅通过普通检查无法得到确诊,必须要通过手术切片检查,胡秋桂立刻请假赶回长沙,签署了妻子的手术同意书。iQq潇湘晨报网

  10月18日上午11时40分,田向丹被推进手术室,直到晚上8点才出来。胡秋桂说,手术前,医生告诉他,如果肿瘤是良性的,手术后胆肠、胰肠、胃肠接口的地方不出现遗漏,治疗费大概需要12万。但检查确定肿瘤是恶性的,而且是晚期,如果接口处长得不吻合,出现遗漏,会比较危险。iQq潇湘晨报网

  “我妻子一直以为自己得的是黄疸肝炎。”胡秋桂向妻子以及大部分家人隐瞒了妻子的病情,在他看来,妻子才39岁,通过手术和药物治疗可能康复,让妻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接受治疗会更加乐观。iQq潇湘晨报网

  “在确诊之前我也有过侥幸的想法,也许真的只是结石堵塞。”胡秋桂说,现在妻子治病已经花了七八万元,还需要继续进行化疗,之后的治疗费用和治疗期都无法估计。iQq潇湘晨报网

  艰难iQq潇湘晨报网

  经济限制只能救一人iQq潇湘晨报网

  10月21日上午10点,田向丹身上缠着绷带,皮肤蜡黄,闭着眼睛在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病床上休息。胡秋桂坐在病床边给妻子按摩,从手臂一直揉捏到脚趾。“医生告诉我,这样能帮助她恢复。”iQq潇湘晨报网

  田向丹的母亲用棉签沾着水慢慢涂抹到女儿的嘴唇上。放下棉签后,老人家走到窗边,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拭着眼角,随后传来老人压抑的啜泣声。见记者到来,胡秋桂为妻子整理好额边的碎发,理了理她的衣服,轻轻地掖好被角,凝视着妻子很久,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仔细的看过妻子了。iQq潇湘晨报网

  在过去近20年时间里,胡秋桂一个人在外从事石材生产方面的工作,一周需要上7天班,从早上7点工作到晚上11点。妻子则在汨罗老家照顾两个孩子,现在女儿已经14岁,儿子刚刚5岁,父亲也住在他的家中。“我对家庭尽到的关爱和责任都非常少。”他说,之前自己一直在福建工作,每年和家人见面的次数非常少,去年进了长沙的一家公司,到广东云浮的工厂工作后,回家的次数才稍微多了一点,一年能回来三四次。iQq潇湘晨报网

  “亲戚朋友能借的都借了。”胡秋桂说,,他每个月工资大约六七千元,需要养家、养孩子,面对两个家人的绝症,本想硬扛下来的他“实在力不从心”。此外,2005年,胡秋桂的母亲被检查出宫颈癌,治疗过程中花了不少钱,最终治疗后的康复期复发,于2007年过世。胡秋桂的哥哥姐姐家庭情况也都不好,姐姐第一个孩子患有先天性痴呆,22岁生活仍不能自理。iQq潇湘晨报网

  “我想救父亲,我也想救妻子。我不可能说要救妻子放弃父亲的生命,也不可能说救父亲就不顾妻子的生命。要做这个决定心里有说不出的痛苦。”现在摆在胡秋桂面前的现实是,父亲和妻子的治疗都迫在眉睫,拿不出那么多钱,他只能选择救一个人,不然两个人的病情都会因此被耽误。iQq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实习记者周凌如iQq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