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长沙> 正文

蒸笼般的车厢内,卸货工再没醒来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吴和健编辑: 丁蓉时间:2016-08-01 11:02:52

35071470017516562.jpgkM7潇湘晨报网

 kM7潇湘晨报网

 kM7潇湘晨报网

  7月30日中午,搬运工陈仲希在卸货过程中因中暑猝死在工作岗位上,死者家属悲痛 欲绝。                       图/记者辜鹏博实习生王悦婷kM7潇湘晨报网

 kM7潇湘晨报网

 kM7潇湘晨报网

 kM7潇湘晨报网

    “热射病中暑”。7月31日,当陈旺辉出示其岳父陈仲希的死亡医学证明书时,上面的死亡原因一栏只写了这5个字。kM7潇湘晨报网

  7月30日下午2时许,59岁的陈仲希在长沙车站南路湖南广湘物流有限公司九州分公司货场卸货时,突然晕倒在卸货的火车卡皮内,虽经送医抢救,但仍不幸身亡。kM7潇湘晨报网

  陈仲希在该货场刚刚干满一个月。工友说,他没有签订劳动合同,也没有领到一分钱工资或高温津贴。kM7潇湘晨报网

  事发午间卸货他倒在车厢里kM7潇湘晨报网

  “大概只卸了个把钟头,就看他(陈仲希)倒在车厢里。”7月31日上午,与陈仲希一同装卸的工友胡师傅回忆,30日下午1点左右,他与陈仲希在宿舍休息,但货场经理突然叫他们卸货,考虑到货物不重,他与陈仲希两人分工,他负责装车,而陈仲希负责从火车卡皮内卸货。kM7潇湘晨报网

  胡师傅告诉记者,30日下午他们装卸的是塑料水管,一包也就几十斤重,但下午的太阳确实毒辣,估计老陈是受不住才晕了过去。kM7潇湘晨报网

  “我就过去扶他坐好,他用力抓我的手。”胡师傅说,看到老陈不对后,他很快通知了货场经理,并一同将陈仲希送到了医院,“抢救了两三个小时,没用了……”kM7潇湘晨报网

  陈仲希的女婿陈旺辉说,其岳父出事不久,他就接到了货场经理的电话,但等他赶到医院后,用手已经试探不到岳父的鼻息了。kM7潇湘晨报网

  “当天晚上医院就开出了死亡证明。”7月31日上午,陈旺辉将岳父的死亡证明出示给记者看,在死亡原因一栏只有简单的5个字:“热射病中暑”。kM7潇湘晨报网

  现场卸货的厢体内热如蒸笼kM7潇湘晨报网

  7月31日上午11点,记者在陈旺辉的带领下,沿铁轨线行走数百米后,来到陈仲希装卸货物的事发现场。kM7潇湘晨报网

  记者看到,这是一处夹在两道铁轨之间的喇叭开口状露天货场,四周空旷,除了一栋隶属铁路的调度室外,并没有物流公司设置的乘凉休息点。陈旺辉指着现场一列卡皮说,他岳父当时就倒在一个这样的车厢内。kM7潇湘晨报网

  烈日暴晒下,记者感到货场地面热浪翻滚,卡皮厢体摸上去烫手,攀爬进去后如蒸笼,浑身上下瞬间就冒出豆大的汗滴。kM7潇湘晨报网

  “平时他们就在车厢底下躲荫。”陈旺辉说,他于十几天前曾来过货场看望岳父,看到他和工友根本无处避荫,就劝岳父不要再干,但岳父并未听劝。kM7潇湘晨报网

  陈旺辉说,据他所知,很多工地上的人都会避开中午的高温时段。他实在无法想像,岳父和他的工友是如何坚持下来的。kM7潇湘晨报网

  “下个月就是他59岁生日了。”陈旺辉说,岳父平时身体很好,也没有生过大病,虽然上面还有一个老母亲,但三个子女已经成人,负担并不是很重,“他是瞒着我们来的”。(奖励线索提供人王先生50元)kM7潇湘晨报网

  遗憾kM7潇湘晨报网

  辛苦一个月的工资,他来不及领了kM7潇湘晨报网

  根据湖南省和长沙市相关规定,对气温和工作场所温度达到37℃以上时,用人单位不能采取有效降温措施的,应停止作业。对气温和工作场所温度在35℃—37℃之间的,要配备相应的防暑降温防护设备和用品,采取有效措施,预防中暑,同时支付防暑津贴。kM7潇湘晨报网

  不过,记者在7月31日走访该货场及其他装卸工时,却发现该货场并未按上述规定执行,也没有发现相关防暑措施。kM7潇湘晨报网

  “手套都没发过”,胡师傅证实,他从今年元月份到该货场做事后,不仅没有领取过相关劳保用品,工资也要押后两个月才能领取。胡师傅说,31日本来是算工资的时间,陈仲希却永远没办法领到自己辛苦一个月的工资了。kM7潇湘晨报网

  胡师傅说,他今年57岁,还有另一位唐师傅58岁,与老陈一样,都是益阳安乡人,也编在同一个班组,“算下来,每个月工资大概也就两三千块钱吧。”kM7潇湘晨报网

  记者采访当天,在货场内未能找到任何一位工作人员。辗转电话联系上相关负责人后,对方对陈仲希的死亡和善后未作任何回应。kM7潇湘晨报网

  他们的生活kM7潇湘晨报网

  房间内仅有一个小风扇,床上只铺了硬纸板kM7潇湘晨报网

  7月31日中午,在货场铁轨旁一幢低矮的两层房子,陈旺辉躬身带记者进入二层尽头一间不到十平米的小屋。除了三副高低床和一张破桌子,房间几乎空无一物,墙上的一个空调早已坏掉,只有一个小风扇在呼呼地吹着热气。kM7潇湘晨报网

  陈仲希的工友胡师傅的床铺上,连一张竹席都没有,他直接就睡在摊开的硬纸板上。“现在就我们几个老的装卸工,年轻人谁还来干这个”,胡师傅说,“这个风扇还是老陈买的”。胡师傅说,老陈来货场刚一个月,还没习惯,来之后说实在太热,就买了这个小风扇,但其实并不顶用。kM7潇湘晨报网

  “当天上午我们才卸了一车。”胡师傅说,30日上午7点多,他们一个班组的三个人分工干活。“他(陈仲希)卸的纸箱,我卸面粉,同班组的老唐没过去。”胡师傅说,上午他们也在出事的地方卸过货,但老陈卸的纸箱相对来说较轻,按重量来算,其实老陈上午的劳动量还算好,“我一个人卸了60吨(面粉)。”kM7潇湘晨报网

  胡师傅说,其实他们每天都这样干活,只要有火车卡皮甩进来,货场经理就会叫他们卸货,而除此之外,他们一般都是躺在宿舍休息。胡师傅双手撑在床沿,说在他干活的这段时间,他就没见过年轻人,“来了也干不了”。kM7潇湘晨报网

  胡师傅说,他们卸货一般是按重量来分工,如果卸的货较重,大家就都要上去,如果货物较轻,一般也就两个人。“一个装,一个卸”,胡师傅说,老陈来得不久,他们有时也会照顾一下。kM7潇湘晨报网

  不过,就在记者离开时,胡师傅突然嘀咕了一句:“今天本来是算工钱的。”胡师傅说,他们每个月的最后一天就要与货场核算工资,现在老陈出了事,货场的老板也不见人,估计当天是没办法领到钱了。kM7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记者吴和健实习生贺媛kM7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