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 > 长沙> 正文

长沙历史步道的陈迹过往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马金辉编辑: 叶岱时间:2016-05-14 13:46:38

y16.jpgaBd潇湘晨报网

  卷首语aBd潇湘晨报网

  从前慢……aBd潇湘晨报网

  在拉丁文中与“文明”同词根的“城市”,不应只有宽马路和四处耸立的高层建筑,还应有望得见的山水与可延续的历史记忆。aBd潇湘晨报网

  长沙市历史步道,它考验规划建设者的脑力和耐力,也考验一座城市对其过往风华的珍视程度。aBd潇湘晨报网

  这套线性文化遗产保护和慢行系统网络,它们穿过哪些旧街老巷,经由它们我们又能抵达何处?aBd潇湘晨报网

  出租车司机马骋原籍黑龙江省,来长沙居住已有14年。aBd潇湘晨报网

  5月10日,在送我去往历史步道北部标志点开福寺(初期规划)的途中,马骋与我策起正处规划中的历史步道,还聊到了几年前发现的南宋城墙和曾陷入拆留纷争的吊马庄1号予园公馆。aBd潇湘晨报网

  “都是从收音机里听到的。”见我手中拿着还未定稿的历史步道规划线路图,家住通泰街的马骋问,“上面有没有说,通泰街什么时候拆?”aBd潇湘晨报网

  “历史步道建设不是大拆大建。”先前一天,长沙市城乡规划局城市规划研究室主任陈群元说,历史步道的价值不仅体现在对城市记忆的串联梳理,也体现在对历史文化资源赋存区域的抢救和固化。“这将是一条访古探幽之路,也是条市井生活之路。它将是我们休闲游憩的路径,也是了解湖湘文化的入口。”aBd潇湘晨报网

  城市是文明的载体。aBd潇湘晨报网

  由吴芮于汉高祖五年始筑的长沙城,在其后2200余年间,筑城区域变化不大。也因此,长沙有着其他城市少有的历史文化资源的丰富累积。纵然时间席卷,“潇湘洙泗”还是为我们留下了点点瑰丽和微茫的印迹。aBd潇湘晨报网

  人在途中,人在时空。借由这条即将建造的开放、自在的路途,或许我们能为如风情绪在这座城中安个家。aBd潇湘晨报网

  老街小巷有样子aBd潇湘晨报网

  1.毛家桥街旧有石桥为毛姓人家捐修,地因桥而名。aBd潇湘晨报网

  2.油铺街旧为油铺集中之地,故名。3.三角塘巷1921年前此地有一口三角形水塘。原三角塘28号为中共湖南省工委驻地。aBd潇湘晨报网

  4.西园北里因唐相裴休在此营建的西楼而得名。1904年,华兴会在此组建。aBd潇湘晨报网

  5.泰安里为唐长沙“破天荒”进士刘蜕的蜕园所在地。aBd潇湘晨报网

  6.寿星街唐代此地建有寿星祠,存续至民国。晚清军机大臣瞿鸿禨的故居旧址。aBd潇湘晨报网

  7.潮宗街长沙现存4条麻石大街之一。1920年,毛泽东在此创办文化书社。aBd潇湘晨报网

  8.永清巷清布政使郎永清旧居所在地。aBd潇湘晨报网

  9.三贵街街名与清代名士刘权之兄弟三人有关,是“富贵高升”之地。aBd潇湘晨报网

  10.接贵街传刘权之晚年荣归,邻里数百人于街口夹道相迎,接贵街因此而名。aBd潇湘晨报网

  11.藩城堤巷因明藩王府城墙旧址得名。1478年吉王时,藩府“占长沙十之七八”。aBd潇湘晨报网

  12.太平街保有贾谊故居、明藩王府西牌楼旧址、辛亥革命共进会旧址等古迹。aBd潇湘晨报网

  13.福胜街曾是苏州会馆、中州会馆、太平会馆等会馆聚集之地。aBd潇湘晨报网

  14.坡子街千年老街,以小吃闻名。aBd潇湘晨报网

  15.衣铺街清嘉庆《善化县志》称为衣服街,至1949年前仍为服装店铺集中之地。aBd潇湘晨报网

  16.下黎家坡此地曾聚居黎姓家族而得名。清代《长沙地名赋》有句,“愿遐岭而祝暇,祈长寿以呼嵩。”遐岭,指遐岭街,即今下黎家坡。aBd潇湘晨报网

  17.学宫门正街此街临近原长沙府学宫,又是入城正街,故此得名。aBd潇湘晨报网

  18.西文庙坪南宋时此地建有府学宫,即文庙。现存两石坊。aBd潇湘晨报网

  除以上18条街巷之外,历史步道示范线(初期规划)一直贯穿连接到裕农街、向家湾、书院路。aBd潇湘晨报网

  (据《长沙市历史步道规划设计》历史资源赋存状况调查整理)aBd潇湘晨报网
 aBd潇湘晨报网

  3小时40分钟踏验记被勾连起的烟火和陈迹过往aBd潇湘晨报网

y17.jpgaBd潇湘晨报网

  太平街。aBd潇湘晨报网

y18.jpgaBd潇湘晨报网

  坡子街。aBd潇湘晨报网

y19.jpgaBd潇湘晨报网

  油铺街。aBd潇湘晨报网

y20.jpgaBd潇湘晨报网

  通泰街。aBd潇湘晨报网

y21.jpgaBd潇湘晨报网

  下碧湘街。aBd潇湘晨报网

y22.jpgaBd潇湘晨报网

  衣铺街。aBd潇湘晨报网

y23.jpgaBd潇湘晨报网

  下黎家坡。aBd潇湘晨报网

y24.jpgaBd潇湘晨报网

  三角塘巷。aBd潇湘晨报网

y25.jpgaBd潇湘晨报网

  西园北里。aBd潇湘晨报网

y26.jpgaBd潇湘晨报网

  毛家桥街。组图/潇湘晨报记者马金辉aBd潇湘晨报网

  历史步道,是长沙市城乡规划局总规划师解成对这个路网的命名。aBd潇湘晨报网

  这套线性文化遗产保护和慢行系统网络,让我们抵达何处?aBd潇湘晨报网

  5月10日下午3点,手拿示范线路径图,我站在开福寺的山门前,站在初夏的阳光中。aBd潇湘晨报网

  历史步道示范线北端入口,在开福寺以西约300米处的湘江边码头。而与开福寺斜对的毛家桥街,则是历史步道示范线南向经过的第一条历史街巷。aBd潇湘晨报网

  没有规划中的标识系统,没有因主题而变换的纹饰地砖,我背离山门,踏入并不把握的踏验之旅。 aBd潇湘晨报网

  有关《长沙市历史步道规划设计》初期成果评审的消息,最早见于4月29日长沙市城乡规划局官网。发布于官网的新闻稿件,提到了与会专家对前期规划内容的认可,“同意在此基础上深化完善”,也提到了后续工作的侧重。aBd潇湘晨报网

  梳理历史文化脉络,探讨、确定展示内容与方式;做好相关规划,以及与城市干道系统的衔接;做好与公共交通系统的衔接,协调好与原住民生活的关系;深化景观控制,提出步道尺度、界面的控制要求……等等。aBd潇湘晨报网

  “示范线要6月开建、年底完工,时间非常紧张”。aBd潇湘晨报网

  5月9日,长沙市城乡规划局城市规划研究室主任陈群元,在我面前摊开了刚通过专家初期评审的历史步道线路图。“有关示范线的南北端入口,我们考虑再三,觉得放置在湘江大道上更合适”。aBd潇湘晨报网

  目前,这还不是一条完备的慢行路线,只是我们已有些迫不及待。aBd潇湘晨报网

  线路受阻,无意间发现伍毓仑公馆aBd潇湘晨报网

  在由黄兴路和湘江中路区隔出的狭长地带,规划中的历史步道示范线恰好居其正中。视线沿路径向北延伸,很容易发现开福寺。aBd潇湘晨报网

  5月10日下午3点,手拿示范线路径图,我站在开福寺的山门前,站在初夏的阳光中。aBd潇湘晨报网

  陈群元口中的历史步道示范线北端入口,在开福寺以西约300米处的湘江边码头。而与开福寺斜对的毛家桥街,则是历史步道示范线南向经过的第一条历史街巷。aBd潇湘晨报网

  没有规划中的标识系统,没有因主题而变换的纹饰地砖,我背离山门,踏入并不把握的体验之旅。aBd潇湘晨报网

  在毛家桥街尽头的凯乐国际城,刚刚启程的踏验即被一堵围墙拦住去路。在油铺街后的三角塘巷,踏验再次受阻。两次线路中断,都不得不借助东侧的黄兴北路(原大王家巷、北正街区域)的在建工地才能复归示范线的规划路径。aBd潇湘晨报网

  绕行途中,远远就能望见“北正街基督教堂”静静伫立。aBd潇湘晨报网

  教堂前,过去有如织人流的街巷,换作了封闭施工的车马轰鸣。而5年前作民国独栋式私人住宅调查时,曾多次走过的北正街、风华巷已不见踪影。回来后,对照地图和过去所拍摄的图片,我惊奇地发现,那栋被建筑材料环成孤岛的公馆,竟然就是“风华巷6号”伍毓仑公馆。aBd潇湘晨报网

  “没被拆掉就算不错了”。在过去20余年间,陈先枢一直致力于对地方文史资料的搜集和整理。在陈的印象中,近些年被拆除的老建筑至少10多栋,包括一些传统街巷。aBd潇湘晨报网

  “东牌楼的聚福井、游击坪4号公馆、坡子街的福禄宫、幸福桥的鸳鸯井、教育街的中山纪念堂、蔡锷北路的左宗棠公馆、富源巷的左学谦公馆……包括一些老街巷,如走马楼、柑子园、臬后街、大古道巷、小古道巷……哪栋建筑、哪条街没有价值,不都被拆了?”aBd潇湘晨报网

  2010年6月,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结束后,长沙市文物局发布了城区发现的313处一般不可移动文物名录。普查还对1949年后历年登录的648处不可移动文物进行了复查,因故消失的文物点高达208处,占复查不可移动文物的32.1%。aBd潇湘晨报网

  历史街区、历史地段、历史建筑,是城市历史文化的载体,也是区域文脉延续与发展的体现。有关城市文化遗产保护,在国际研究领域现更多关注的是保护与开发的协调。aBd潇湘晨报网

  有效保护和合理利用是道待解的难题。尽管在不同地区有着不同的称谓,但“历史文化散步道”自上世纪中叶起还是被许多国家用于化解这一矛盾。在国外,较为典型的案例有,波士顿自由之路(1951年)、东京历史文化散步道(1982年)和柏林墙之路(2011年)。aBd潇湘晨报网

  国内学术界对“历史文化散步道”的关注开始于1980年代,但至今尚无成熟的案例。也许,这就是本地媒体将长沙“历史步道”比作“国内首条”的缘由。aBd潇湘晨报网

  小巷舞台,生活粗砺、生猛又井然aBd潇湘晨报网

  行至湘春路,我已到达长沙历史城区的北部边界。湘春门早已不存,我选择由西园北里“进城”,这也是历史步道规划的路径。aBd潇湘晨报网

  钱江的“旧书屋”就立于入巷口不远处。自1950年起就在此居住的钱江,亲历了这条不宽街巷一个甲子的时光变迁。“过去,街头和巷尾还设有栅栏门。记得1953年前,还有打更的”。aBd潇湘晨报网

  西园北里是长沙六大公馆聚集区之一。aBd潇湘晨报网

  在这条过去的“官街”,龙璋、赵恒惕、黎倜康、帅孟奇、李立,包括韩国国父金九都曾居住于此。得知我的行程,钱江提醒我留意巷中5处挂有“一般不可移动文物”的建筑。aBd潇湘晨报网

  和暖阳光下,除了高高挂起的衣被,不见曾经的亭台水榭。aBd潇湘晨报网

  转角处不经意间回头,发现钱江并没有走进书店,他用手比划着。我领会了他的意思,“李立老师的房子就在拐角后右手边第一家”。得益于这位74岁老人的分享,我还知道,国学大师陈寅恪就出生在不远处的周南实验中学。aBd潇湘晨报网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那里其实被称作蜕园。aBd潇湘晨报网

  位于泰安里的周南实验中学,最初是唐时长沙“破天荒”进士刘蜕的宅院。清代,蜕园几经易手。至1890陈寅恪出生时,这里是湘军将领周达武的宅邸,占地80余亩。《长沙老照片丛书》收录了清末周氏蜕园“思源桥”、“大木桥”等照片。照片中的蜕园,亭阁回环,池水萦绕,是个风光绮丽的所在。aBd潇湘晨报网

  1942年6月,避难桂林的陈寅恪路过长沙,特意回到他的出生地。aBd潇湘晨报网

  只是,遭遇文夕大火的私家园林已不复昔日“桃李杨枝映细睛”的逸致好景。在《夜读简斋集潭州诸诗感赋》中,陈寅恪写道,“只谓潭州烧小劫,岂知扬獠舞多姿。还家梦破恢恢病,去国魂销故故迟”。aBd潇湘晨报网

  临近下班时间,越往南走,由东西向街巷投射进示范线的阳光越轻柔。aBd潇湘晨报网

  轻柔的阳光挤进了接贵街与吉祥巷相交的狭窄巷口,匆匆人群中总有一两位像是登上了有完美布光的舞台,出画、入画……这里是明吉王府的旧属地,这里是市井长沙的中心地带,藉由阳光舞台上的幕起幕落,“生活”露出其粗砺、生猛又井然的一面。aBd潇湘晨报网

  与舞台中心保持适当的距离,我长时间停留在一位娭毑的烧辣椒摊前。娭毑笑我“这都没见过啊”,我看娭毑将火红炉灶内的辣椒翻过一遍又一遍……aBd潇湘晨报网

  油铺街、三角塘巷、西园北里、泰安里,以及南接的寿星街、潮宗街、接贵街、藩城堤巷等历史街巷,在规划中被划入同一个主题,“教堂公馆之旅”。aBd潇湘晨报网

  为顺应观览逻辑,也为了突出区域资源特色,在长约7公里的示范线上,并置划分的主题还有三个。除去踏验之初所经历的“千年古刹之旅”,继续往南,依次是“湖湘民俗之旅”和“书院文庙之旅”。aBd潇湘晨报网

  每个人都可以踏勘自己的专属线路aBd潇湘晨报网

  陈先枢参与了对历史步道规划设计稿的初期评审。aBd潇湘晨报网

  在陈先枢看来,这项规划至少有两点让他感兴趣。首先,历史步道的建设强调充分利用现有的道路资源和街区风貌,而非实际效果很难掌控的“修旧如旧”。“这样能最大限度地保存历史演化的肌理,保证历史风物的原貌”。其次,历史步道关注历史文化资源的线性保护,更在意通勤、游憩等功能的实现。aBd潇湘晨报网

  “社会老龄化程度越来越高,历史步道对周边的老人、小孩而言绝对是个好消息”。aBd潇湘晨报网

  按规划,历史步道并不是一条封闭的线路。借由三期建设,最终会形成“一轴、三环、多支”的步道网。总长约有30公里的步道网络,是对资源富集区域内历史兴趣点的连缀,也是对长沙历史城区慢行系统的构造。aBd潇湘晨报网

  同时,为配合历史步道的路网衔接和氛围营造,沿线将会新增10余座过街设施和停车场;步道所及,绿植、小品、铺装、照明、通讯、休憩、安保等设施也会按标准统一设置,或提质改造。aBd潇湘晨报网

  “其实,每个人都可以去踏勘自己的专属线路”,陈群元说,“与城区原有的街巷、主次干道结合,历史步道给了我们按兴趣、需求作多向度的深入、发散的可能”。aBd潇湘晨报网

  无论是在地理上,还是在心理上,五一大道都是条笔墨密实的分界线。aBd潇湘晨报网

  同样的人头攒动,从以本地居民为主的背街小巷,进入五一大道以南、以外地游客居多的太平街,竟顿时觉得拥挤起来。aBd潇湘晨报网

  在太平街,尽量靠着麻石街最里边走的我,心想,或许他们不知道附近还有西牌楼;也不知道就在近旁的孚嘉巷、金线街;估计也没有多少人知道,与太平街相对的福胜街,其实过去都叫太平街。而华远·华中心所在地,过去是苏州会馆和鸿记钱庄的所在地。aBd潇湘晨报网

  人多的地方没有风景。对他们中的一部分人而言,也许在半年后就会更多的选择。aBd潇湘晨报网

  衣铺街之后是下黎家坡,这是一条有合抱柳树掩映的繁忙街巷。《长沙地名赋》中有句,“愿遐岭而祝嘏,祈长寿以呼嵩”。据考证,“遐岭”之地,即为今时的下黎家坡。aBd潇湘晨报网

  下黎家坡连同南接的学宫门正街、古潭街,在过去,是进入长沙老城西南角城门学宫门的主要通道。据明崇祯《长沙府志》记载,始建于南宋的长沙府府学即位于三条街巷东侧。毁于文夕大火的府学(文庙),现只存两石坊。左为“德配天池”,右为“道冠古今”。aBd潇湘晨报网

  越往南行,越接近“西湖桥”,接近杜甫江阁。aBd潇湘晨报网

  在下班高峰期的人车匆忙际会中,我竟错过了民国巨富梅景福的梅公馆。同样匆匆而过的,还有接下来的裕农街、向家湾巷。在最后一抹夕照从“省立第一师范”黛青色的外立面上褪去前,我走完了历史步道示范线的全程,只差约400米外的朱张渡。aBd潇湘晨报网

  3小时40分。我的行走时长不具备参照性。因为这原本就是一条可以兀自出发、兀自抵达的路径。“走这条线,感觉身心是清静的、合一的。你会有很多想法,这是一种‘自我’慢慢长大的体验。尽管依然身处城市,但内心已没有了渺小感”。陈群元说。aBd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记者马金辉aBd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