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态度 > 晨报观点> 正文

如何为被“胡扯”的三公经费正名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高亚洲编辑: 李思倩时间:2015-03-07 10:04:55

  昨天,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的记者会上,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副部长刘昆就“财政工作和财税改革”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三公经费再次被提及,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说,关于中央财政三公经费,去年中央的是71亿多,比前年减少了8亿,今年预算按照不多于去年来安排的。中央财政2万多亿支出,地方财政15万亿支出,按这个倍数来估算,全国的三公经费大概是400多亿。有人说是3000亿,那是胡扯。BGv潇湘晨报网

  如果说权力是会任性的,那么因于权力而存在的三公经费一定是个任性的“顽主”。始于2011年、并首先从中央部门开始公开的三公经费,虽然在顶层设计的强力推动之下,从中央到地方已经进入了常态化的“公开”,但是,沉湎于三公经费上的任性,让其始终陷入众说纷纭的围观下。即便是关于其体量的大小,总还有让人瞠目结舌的凌乱。流传于江湖之上的,除了楼部长愤而不平的3000亿“胡扯”,其实,还有一个估计能让楼部长出离愤怒的9000亿。而且,它们的得以流传,并不是因于其胡编乱造的骇人上,而是或是有着学理依据、或是有着数据参考的计量结果。BGv潇湘晨报网

  从400亿到3000亿,再到9000亿,三公经费在言界的凌乱,于此已可见一斑。作为财政部的主政官员,对被“胡扯”的三公经费数目,抒以情绪上的不屑,或许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客观地说,三公经费在计量范围上是可循的,简而言之,就是政府部门人员因公出国(境)经费、公务车购置及运行费、公务招待费产生的消费。于此而言,即便虑及其中可能存在统计依据上的差异,这应是一个可计量的体量,所以,值得辨析的是,在官方话语与民间话语中,关于三公经费的数目,为何会存在如此骇人的差异呢?如果说真理是可以愈辩愈明,那么,关于一个数据的真实性厘清,任何情绪上的不屑,都是于事无补的,唯有对此进行条分缕析,找出骇人差异的原因所在,才能为被“胡扯”的三公经费正名。BGv潇湘晨报网

  数字上的迥异,溯其根源,无非有二:一是由于数据采集上的困难所致;二是由于数据标准上的差异所致。回到三公经费来说,近年来,在自上而下的强力推动下,关于三公经费的公开已经迈出了大步子,但是,数据上的笼统而简单,让数据本身的准确性大打折扣,而且,从可参照的标准来看,目前各级政府公布的,实际上都是以“预算内财政拨款”为前提的“三公经费”,而那些普遍存在、且游离于预算之外的“小金库”,让“政府收入并未完全纳入预算”,由此所产生的“预算内财政拨款”层面上的“三公经费”数目,显然不能视为实际发生的“三公经费”。一个可以用来佐证的事实是,即便是来自楼部长的结论,由于缺乏具体的数据,也只能通过类推法得出。如此演绎而来的数据,它的科学性和准确性是存疑的。BGv潇湘晨报网

  此外,要为三公经费正名,一个同样需要被厘清的事实是,三公经费的合理性,并非建立在数据上的多或少,换句话说,它的合理性并不能通过数字的大小进行评价,而是建立在这种开支是否合情合理的判断上。毕竟,作为公共服务中的必要支出,合理的开支能够提升公共服务的质量和供给。而合情合理的论定,同样需要建立在公开和透明之上,以民意作为评判的砝码。于此再来审视那些得以流传的天文数字,与其说是无透明、无公开下的数据走样,不如说是民意恳切下的情绪焦虑。BGv潇湘晨报网

  于此而言,三公经费要走出被胡扯的泥淖,关键还是在于公开的透明和清晰上,既有数据上的,也包括标准上的,同时还要有具体用途上的。对此,李克强总理曾有非常具体的描述——公开的形式要通俗,要让老百姓看得懂,知道政府的钱是怎么花的,花了多少钱,办了什么事。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就是要让权力的运行公开透明,这也是廉洁政府建设的重要保证。BGv潇湘晨报网

  潇湘晨报评论员 高亚洲BGv潇湘晨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