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态度 > 晨报观点> 正文

“副县长辞官”何以成为热议话题

来源:潇湘晨报作者:李劭强编辑: 蒋娟时间:2014-07-17 12:33:28

  一份“平阳副县长周慧辞职感言”在网上被频繁转发,38岁官居副县长,这位年轻干部的辞官之举引发热议。对于辞官一事,38岁的周慧说:“辞职获批,虽然有点旷日持久,且法定程序尚未走完,不过木已成舟,可以长长地舒口气了。”(7月16日《今日早报》)aEA潇湘晨报网

  关于副县长辞官的舆论基本上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惋惜。比如,其长辈发来的信息:辞官为“晴天霹雳”,是“大家庭的巨大损失”。这是对于辞官的一种代表性看法。他们觉得能在官场上出人头地并不容易,而身在官场就可以获得种种看得见的权力和看不见的影响。这种看法在一个官本位思维浓厚的社会,当然有其市场,容易产生共鸣。aEA潇湘晨报网

  还有一种意见是怀疑。好好的官为何要辞职呢?其身后一定隐藏着见不得人的秘密:他的家人在海外,他是不是裸官,是不是因为最近对裸官的治理,让他知难而退;他的家族经商,他是不是在背后运作,是不是因为最近对官员贪腐的查处,让他心有余悸;他的官场表现与口碑都尚可,他是不是有不为人知的秘密,是不是也属于那种会作秀却又担心被戳穿的官员。这些疑问,让人们无法平静地看到一个官员的辞职,他们的思维习惯已将一个辞职者贴上了不干净的标签。aEA潇湘晨报网

  如果说,惋惜是官本位思维的体现,那么,怀疑就是对官员的审视与警惕。但其实仔细分析两种态度之间的联系,就会发现,即便人们对官员进行怀疑,其内在的思维方式依然是“官本位”——人们觉得官员一定可以凭借自己手中的权力高高在上,官员依然是超越普通群体的高高在上者。只不过,在看到官员远离或放弃权力之时,人们才获得了俯视的平台和机会。若不辞职,若不出意外,那些质疑者也会觉得官员的职位是多么宝贵。aEA潇湘晨报网

  其实,在围观官员辞职时,最应该有的视角是平视。一个官员无论手中的权力有多大,这份权力都是公众赋予它的,自然无法成为个人的特权。因此,在面对官员时,人们应该有底气保持平视的自觉:权力来自于权利,我为什么要自卑;权力服务于权利,我为什么要仰视?同样,在面对官员的举动时,也不能情绪化地俯视,或敌视:权力是在保障权利的,怎么能随意否定;判断是需要事实的,怎么能轻易模糊。只有以平视的视角看待权力,人们才能真的把官员辞职当成一件平常事。aEA潇湘晨报网

  要想获得这种平常心,获得平视的视角,一方面需要公众调整心态,另一方面更需要权力的规范。人们之所以很难平静地看到、评价权力,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权力有时是失范的:或是飞扬跋扈,或是无所作为。前者让人不得不习惯仰视,尽管牢骚满腹;后者让人难免会心生气愤,但又无可奈何。只有权力去掉这些毛病,变得更加规范和亲民,人们才可能觉得官员就是普通人,他们辞职根本不是什么多大事。aEA潇湘晨报网

  [社会视点]李劭强(江苏教师)aEA潇湘晨报网